“地毯王国”土库曼斯坦
来源:    2017-12-15
[字体: ]      打印本页

  土库曼斯坦素有“地毯王国”之称。一踏上土库曼斯坦的土地,就会发现“地毯”随处可见:不仅所有的大厅、走廊和房间都铺着地毯,就连迎风飘扬的土库曼斯坦国旗上、首都阿什哈巴德各种建筑大门上、书本和地图上都有地毯的图形。土库曼民族的生活和文化都与地毯紧密相连,土库曼斯坦人民更是为地毯感到骄傲。

  土库曼“地毯”不仅指代中文字面意义上“铺在地上的毯子”,实际上,地毯在土库曼人的传统毡帐里无处不在。来到土库曼毡帐前,最先看到的是毡帐门上挂的地毯,它既是毡帐主人的脸面,也表达着土库曼人接人待客的礼节。传统毡帐的门是没有锁的,当门上的地毯直直垂挂时,意味着帐里无人或者不方便见客。只有当门上地毯高高卷起,才意味着家里有人,客人能够进入毡帐。毡帐外围还会围上一圈长条形的地毯,古时只有有钱人家能够使用白色的长条地毯围起毡帐。帐内,三块大地毯将毡帐区分成奏乐区、纺织区和会客区,一般而言,都是男子奏乐、女子纺织,因此也被叫做男主人区、女主人区。中间的火盆能为整个房间提供温暖,更能让客人觉得惬意,因此是会客区。毡房围墙上也挂满了“地毯”,壁毯既可以防风挡雨、保温隔热,又有极好的装饰效果。

  随着历史的发展,土库曼地毯出现了两种类别。一类是最传统的图形地毯,颜色以红色、绿色为主,有少量橘色和白色,图案主要由重复排列的图形和符号组成;另一类则是后来发展、创新而成的情景地毯,颜色更加丰富,图案主要是风景、人物或描绘故事情节。

   

  土库曼图形地毯,以分别象征着土库曼斯坦五个州的标志性地毯为代表。这五个州的地毯图形可以说是土国最普遍的图案,无论是国旗上、政府部委办公楼里,还是寻常百姓家里,都能看见它们的影子。五个州的地毯图形各具地方特色:最北边的达绍古兹州地毯中有雪花形状;在靠近里海巴尔坎州的地毯中描画了船只、船锚、海浪和鱼的样子;沙漠腹地马雷州的地毯上有蛇的身形;热情好客的列巴普州人民在地毯上编织象征着在土库曼传统毡帐招待客人的符号;阿哈尔州地毯则有12只鸟的形象,这12只鸟围成一圈,平均分布在4个区块中,代表十二个月和一年四季的更迭,区块的颜色有深色和浅色两种,交替排列,意味着黑夜与白昼的相互交替出现。土库曼人通过这样的方式将自己对生活和大自然的理解织进地毯,使其成为家乡、民族甚至国家的标志。

  情景地毯在内容和颜色上比起图形地毯丰富了很多,有宝马,有古堡,有庆祝节日的场景,有著名战役的场面。情景地毯就像油画一样,用艺术的方式直观地记录土库曼人的生活与历史。

   

  位于阿什哈巴德市中心的国家地毯博物馆是了解土库曼地毯最权威的地方,其中珍藏着2000多件地毯展品,图形地毯、情景地毯,门毯、挂毯,琳琅满目,还有编织最紧密的地毯甚至水都无法渗入。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巨型地毯展厅三面墙上悬挂的三幅巨型地毯,其中最大的一幅名为《黄金时代》,是2001年为纪念土库曼斯坦独立10周年,由40名女工在8个月时间内编织而成的,重1.2吨,面积301平方米。据统计,每一平方米地毯上女工们织出了30.4万个结。这幅地毯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地毯,已入选吉尼斯世界记录。博物馆还有一件镇馆之宝,是一位土库曼地毯大师在1948年阿什哈巴德大地震前编织的,编织工艺奇特、颜色搭配独到,在博物馆的数千展品中也找不出来能与其媲美的地毯。更令人称妙的是地毯上的四条巨龙,与中国传统龙的形象别无二致,可以说是中土文化交流融合的又一例证。可惜的是,这位地毯天才在大地震中不幸离世,地毯最后的15厘米只能由她的母亲用传统工艺续编而成。

  在土库曼地毯博物馆观看地毯大师现场演示的制作过程也是一种享受。据地毯博物馆的导游介绍,只有女性才能从事土库曼地毯制作,她们要先拜师学艺半年,能熟练编织后,还须经过严格考试方能录用。编织地毯要有丰富的想象力、极大的耐心及合作精神。比如一幅中等尺寸的地毯,三名织工一天也只能织80厘米的长度。就是在这样的编织地毯过程中,这些女工们不仅培养出了同事情,更有友情与亲情。

   

  为了让地毯这一国粹发扬光大,土库曼斯坦第一任总统尼亚佐夫将每年5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定为土库曼斯坦地毯节,在首都阿什哈巴德举办隆重的地毯展览会。如今,土库曼地毯已经世界闻名,每年都有大量来自英国、奥地利、美国、德国等地的顾客要求定制土库曼地毯。但地毯对于土库曼人来说从来都不仅仅是商品,土库曼有句俗语:“宝马是我们的翅膀,地毯是我们的灵魂。”地毯包罗了土库曼人生活的万象,是土库曼民族的发展史,是土库曼人民智慧的结晶。

 

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