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秉国在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演讲
来源:    2016-07-05
[字体: ]      打印本页

  在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演讲

  戴秉国

尊敬的哈姆雷总裁,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你们好,

  我退休三年多了,这是第二次来美国。很想念我的一些美国朋友。这三年多世界变化很快、很大。所以我想在这里同你们这些智慧的大脑进行一点沟通交流,从中长点见识。

  我着重就世界、中国和中美关系说点个人看法。

  一、怎么看世界

  环顾世界,当今世界的确有些乱,天下很不太平。例如,西亚北非地区这个好地方不仅发展不起来,反而陷入了持久的动乱之中,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在这里横行猖獗;在欧洲中心地带,好端端的乌克兰竟然成为牵动世界的新动荡源,还看不到危机解决的尽头;长期以来过着富裕安宁生活的欧洲人遭遇了数十年未有的多重冲击,几天前还发生了震动世界的“英国脱欧”事件;很多人曾经向往的美利坚合众国各种枪击事件、恐怖事件、街头群众抗议事件频繁发生,等等。

  凡此种种,使一些人觉得,我们人类共同生活的这个星球乱得一塌糊涂了,形势是一团漆黑了,没有什么希望了。我个人认为,全面地看,从本质上看,世界形势的主流还是要和平、要发展、要合作、要进步,大趋势是好的,不是一团漆黑,人类的前途是光明的。

  为什么这样说呢?比如:第二次世界大战过去70年了,至今仍然保持着总体和平,没有发生新的世界大战,乌克兰危机也没能把美、欧、俄拖入大规模战争。战后几十年,世界经济快速发展了,人类创造的财富大大增加了,2008年席卷世界的经济、金融危机也没能终止人类科技进步、经济向前发展的势头,G20这个“同舟共济”的机制也应运而生了。在西方发达国家继续在高水平上发展的同时,遍布全球的一大批发展中大国、中等国家群体性崛起,极大地扩大了人类社会发展的空间,包括为发达国家提供了在更高水平上发展的机遇。几个大国同伊朗就艰难复杂的伊核问题达成了协议,开辟了以非战争方式解决核问题的先河。三年前,中美元首安纳伯格庄园会晤,达成了共同致力于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共识,在大国关系史上打开了一个新的、革命性的篇章。

  今天,人们还可以看到、感觉到的是,世界再不是两大政治、经济、军事集团对抗、对峙局面,结盟意识正在一些地方悄然淡化,利益和命运共同体意识正逐步强化;人们不再迷信某一种发展道路和模式,越来越多的国家探寻着符合自己国情的发展之路;各种政治制度、意识形态、价值观念都经历着历史的考验;国际秩序和体系在渐进式改革、补充、完善。

  朋友们,上述这些不也构成了人类社会向前进步的历史大趋势吗?

  应当说,我们大家,各国的政治家、战略家、学者们对上述积极的大趋势和消极面思考研究得还是不够的。只有把形势好和坏的方面的原因都搞得更清楚了,促使局势向好的办法找对了,而且大家本着新思维、新办法同心协力去做,我们这个星球的治理就更加有希望。中国是一个对自己和世界都负责任的国家,我们不仅下决心要治理好自己的国家,也愿同美国等世界各国一起努力,为治理好我们共同生活的星球作出应有的建设性贡献。

  二、 怎么看中国

  首先,中国现在最关心什么?

  我们深知,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整个国家的全面发展水平,特别是发展的质量,在相当长时间里,包括实现第二个百年目标之时,都将落后于美国,更不用说人均富裕程度了。所以,今天,我们最关心的是如何成功跨过中等收入陷阱,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最近我去了一趟中国最发达的省份之一广东,看到他们那里发展任务也还很重哩,更不用说我的家乡贵州省了,那里还有600多万人没有脱贫啊!所以,我们长期的历史任务仍然是发展好自己。我们自己清醒得很,美国朋友们不要高估中国的发展水平,对中国未来发展做出超出中国实际的预测,弄得自己过份焦躁不安。有人说,人在心境平静的状态下是最富有智慧的。你们还是要放心地吃自己的饭,睡自己的觉,生自己的孩子,同中国好好发展合作。聚焦于发展同中国的合作,应该是你们一个长期的大战略。

  其次,中国人想干什么,在干什么?

  中国是世界中的中国,一个由共产党领导的有近14亿人口的国家,是当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现在这一代中国人是在前人开辟的道路上继续开拓进取,是一代又一代中国领导人带领中国人民不停地跑下去的接力长征。虽然我们取得了巨大成就,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但探索还在继续,也必须继续。新的探索和实践的深刻性、艰巨性和复杂性,要求我们必须有巨大的勇气、非凡的力度、强度和强有力的领导,不敢担当,无所作为,是会出大问题的,那也会殃及你们的。可以说,今后中国的事情办得如何,党和国家治理得好不好,实行什么样的内外政策,事关中国和全人类的未来。我们中国人深感责任重大,下定决心,排除万难,治理好中国,并为世界的治理作出中国人应有贡献。为此,我们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尽可能正确认识、正视和主动适应世界和中国发生的全面、重大、深刻的变化,争取有新的更大作为。

  作为什么呢?我以为,主要是:第一,我们花很大功夫管党、治党,包括以非凡勇气和力度惩治腐败,确保党不脱离群众,确保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得以实现,包括几年之内解决余下的7000万人的脱贫问题,确保中国持久稳定、繁荣、不乱、不散。因为中国乱了、散了,亚洲会乱,世界也不得安宁,那时不知会有多少难民漂洋过海涌进你们美国啊!不过,美国朋友可以放心,中国不是前苏联,中国这条和平大船会继续稳中前行,不会翻掉。今天正好是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95年来,我们经历了多少艰难险阻啊,都挺过来了,何惧今天的艰难?!只是你们不要给我们添麻烦就是了,给我们添麻烦实际上也是给你们自己添麻烦啊!当然,我们并非十全十美,无可挑剔,欢迎一切善意的批评和建议。我们深知,一切伟大的事业都不可能是十全十美的。

  第二,我们以空前的规模和力度全面深化政治、经济、军事、社会、法治、文化、生态等方面的改革,扩大对外开放,确保中国继续保持中高速增长势头,确保中国社会在有更多公平正义的水平上向前发展,造福中国人民,也造福亚洲和世界。我们这一代人经历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全过程,深知改革开放是中国发展的根本出路,谁走回头路,谁就会被人民唾弃。你们知道,十八大以来,习近平主席亲自担任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的组长,提出了330多项改革措施,过去两年已完成180多项,今年还要完成100多项,这个力度是空前的,恐怕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不过,外界绝不应期待我们会改得像美国的翻版,虽然我们会研究借鉴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适用于我们的东西。

  第三,我们坚定不移地走和平发展、国强不霸的道路。我们不结盟、不争霸,不干涉别国内政,不颠覆别国政权,不以武力解决争端,不会变成另一个美国或曾经的英国、日本、德国。我们坚持聚焦同世界各国特别是周边国家开展平等互利的合作,坚持主持国际正义与公道,始终是国际秩序和体系的维护者、建设者、完善者。我们积极参与全球性问题和热点问题的解决,承担越来越多与自身国力和能力相适应的国际责任。我们致力于同美国构建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同世界各国一起努力推动人类利益和命运共同体建设。可能有人不完全相信我这些话,以为中国外交发生了重大变化,又怀疑起中国的战略意图来了。实话告诉各位,中国外交本质上保持了大政方针的延续性、稳定性,当然也有创新和发展。任何国家包括美国都是这样,不可能后人和前人任何事情都一模一样,否则这个国家怎么进步?

  我想说的是,中国的崛起,本质上是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的“自救”和复兴。自鸦片战争以来,我们一直是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受害者。一直到今天,我们国家仍未实现最终统一,领土主权仍然受到损害。我们绝不去欺负别人,只是希望别人不再欺负我们,尊重我们的主权、安全、发展利益。我们没有主宰亚洲、更没有独霸世界的野心。我们唯一的神圣目标和“野心”就是让我们的人民都能够告别贫困,过上平平安安、体面的、有尊严的日子。相信早就过上富裕日子的美国朋友们能正确认识、理解和对待我们,同情和支持我们把中国事情办好,因为这实际上是你们的一种战略投资,是支持你们自己。

  朋友们,

  人类继续往前走,挑战固然不少,但机遇也会很多很大。毫无疑问,在21世纪,一个治理得越来越好的中国,一个长久繁荣稳定的中国,一个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的中国,肯定是美国的机遇,是全世界的机遇,而决不是什么挑战,千万别错过、丢失了这一难得的历史机遇。

  三、怎么看中美关系

  首先,美国的对华政策是成功还是失败了?

  我注意到近来美国内对华政策大辩论中实际上触及了一个根本性问题,那就是:美国同中国建立和发展关系是对了还是错了?几十年来两党历届政府奉行的对话、合作、接触的对华政策是成功还是失败了?辩论中,美国各界有识之士充分肯定了政府同中国建立正常外交关系的战略决策,及由此带来的巨大战略利益,充分肯定了美国两党历届政府奉行的积极对华政策及其取得的巨大成功。今天,我们合作的领域几乎无所不包,利益交融、相互依存达到谁也离不开谁的地步,我们对话沟通交流涉及到了天上地下、空中海上、电磁空间甚至“《三体》世界”几乎一切问题,我们的合作不仅惠及中美两国,也改变了世界,特别是亚太地区30年大发展大繁荣,离不开中美关系稳定发展的和平红利。40多年来,中美关系取得的巨大发展,是中国几代领导人、美国8位总统领导各自人民共同努力奋斗的结果。有人说美国对华政策“失败”了,理由是什么呢?是没有实现改变中国和阻止中国崛起的目标。这种目标的设定本身就是错误的,是注定不可实现的。中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走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历史以血的代价反复试错得出的结果,是中国人民反复比较鉴别作出的选择。我多次说过,我们不像前苏联那样搞霸权、搞扩张,我们也绝不会像前苏联那样垮掉。中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谁也阻挡不了、也不应阻挡的。美国人有权过好日子、最好的日子,中国人也有过好日子的权力。况且,中国无论发展到何种地步,都不会取代美国,只会成为美国在世界上最大、最管用的合作伙伴。总之,中美关系发展到今天太不容易,太值得珍惜,太值得维护和全力加以发展了,也要像保护我们的眼睛和生命一样保护它。

  要发展它,要走好“前进之路”,必须充分肯定过去走过的路。正如一位英国政治家所说:看得见多远的过去,就能走向多远的未来。我们以怎样的态度对待历史,历史就能回报你一个相应的未来。

  第二,中美关系要向前发展,一定要走好一条新路。

  我前些时说过,21世纪有两点可以肯定:美国的老大地位是谁也取代不了的;中国的和平崛起或振兴是谁也挡不住的。美国能否实现自己的战略目标,关键在美国自己。中国能否实现自己的战略目标,关键也在自己。其中十分重要的是中美双方能否处理好彼此的关系。什么叫“处理好”?就是走好一条新路,不冲突不对抗、互相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之路。这里绝无中国人的什么阴谋诡计,这是中美双方光明正大地在十年战略对话历程中共同磋商、逐步凝聚起来的共识,是两国元首在一次又一次会晤中确定下来并一再重申的战略决定,是确保中美关系持久稳定发展的大框架。这对双方都是无价之宝。中方将坚定不移地致力于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相信美国本届政府,之后的各届政府都会信守承诺,排除干扰,克服困难,同中方一起努力,不断推进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建设。如果有人硬要选择冲突、对抗,我坚信,一定会遭到中美两国人民的坚决反对。

  有人不太喜欢“相互尊重”,须知,要在一起搞合作,相互尊重是一个起码的原则,它不是一方有求于另一方的奢侈品,而是人与人、国与国交往的必需品。我们提相互尊重,并非暗含着要与美国平起平坐,我们早就对美方提出的“G2”概念未予接受,不谋求中美共治,同美国平起平坐。还有美国朋友担心接受“相互尊重”概念,就意味着要尊重事关中国主权与领土完整的核心利益,难道这不应该吗?!

  第三,中美关系继续向前发展,需要坚持不懈地做好几件事。

  一是加强高层和各级别间坦诚深入的沟通对话,特别是当今世界动荡不定、一些人焦躁不安和猜疑情绪上升的情况下,这样做显得尤为重要和必要,可以减少和消除误解、误读、误判,找到许多共同语言,增进信任,避免干出蠢事来。二是要聚焦合作。双方无论是双边、地区和全球性问题上,合作的潜力和空间都还很大很大,一定要下大功夫把扩大合作这篇大文章做好,做得更精彩,向两国人民和全世界充分展示中美关系确是一对合作共赢而非冲突对抗的新关系,给人以信心和力量,使中美关系中的正气不断上升,邪气不断下降。三是要切实管控好矛盾和分歧。中国和美国有许多不同,这对美国并不是坏事,可能还是好事,还是不要强求什么都一致。中美关系发展到今天,更趋复杂了,合作发展了,矛盾自然也随之多了。这是正常现象。如果关系不发展,可能没那么多矛盾和分歧,但什么都不做,回到相互隔绝的状态,那恰恰是最大的问题。今天的问题,大多应当被看作是关系发展前进中的问题,只能通过发展关系的积极办法,通过沟通交流协商加以理性地、妥善地解决和处理,不使分歧和问题变成损害关系大局的破坏性、爆炸性因素。四是要加强治党治国理政的经验交流。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不管你实行什么样的政治制度,政党的治理、国家的治理问题都显得越来越不容易,越来越重要和紧迫了。我们共产党和你们民主、共和两党分别领导着两个不同制度的大国,各走各的路,谁也不能改变谁,你们不会把白宫建成中南海,我们也不可能在中南海建一个白宫。但我们是应该和可以交流如何治党治国的经验的。贯通中西的海陆丝绸之路上不仅有商品、技术的交流,更有文化、文明的相互影响。历史上,西方借鉴了中国的科举制度和精英治国理念。今天,我们的改革也借鉴了西方市场经济理念。人类对社会制度的探索是永无止境的。你们的资本主义搞了两百多年了,在取得巨大发展成就同时,也积累了一些尖锐难解的矛盾和问题。我们的社会主义道路才搞了60多年,也面临着艰巨的改革任务。我们唯有既独立自主、立足自身、相互尊重,又相互学习、交流互鉴、取长补短,才是上策。

  朋友们,每每想到未来,就情不自禁地想到我们中美两家关系可不能出现大问题,否则我们的子孙后代怎么办?!我们这些搞外交的人,究竟为了什么呢?难道不是为了使他们能在和平的阳光下快乐成长,幸福生活吗?最近我又添了一个小孙子,听说我曾经的对话伙伴希拉里·克林顿女士也添了一个外孙,在座各位也大都有儿有女,我们大家一定要共同努力,建设好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让两国的子孙后代不要掉进冲突、对抗甚至战争的灾难陷阱。

  谢谢大家!

推荐给朋友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