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国家大剧院与“粗野主义”
来源:    2017-05-23
[字体: ]      打印本页

  伦敦国家大剧院位于泰晤士河南岸,由拉斯顿及合伙人建筑师事务所(Denys Lasdun and Partners)设计,1976年3月竣工,由女王揭幕。现列为二级保护建筑的大剧院,近年耗资8300万英镑进行了现代化改造。大剧院毁誉参半,根据2001年Radio Times的评选结果,它同时位列英国建筑中“最受人喜爱”和“最令人讨厌”的前五名。

  伦敦的河道和路网很不规则,房屋一般沿河沿街布置,并不追求正向,且剧院无日照需求,朝向更为自由。大剧院基座呈方形,因与河岸和滑铁卢桥平行的关系,并非正南正北。主入口位于西北角,辅助功能区位于东南角。大剧院有Olivier 、Lyttelton和Dorfman(以前名为Cottesloe)三个剧场,分别设有1160、890和400个座位,全年交替上演各类剧目。Olivier为圆形剧场,设计参照了公元前4世纪古希腊圆形剧场;Lyttelton为最常见的长方形双层剧场;Dorfman面积最小,适合观众与演员互动,演员时常会邀请观众上台,观众无意间就可能成为演员。

 
大剧院西北角及内部

  大剧院外观看似简单,内部却丰富而有序:其功能布置、轴线对应和空间穿插匠心独运,混凝土的颜色、木模板的尺寸,不同材料的连接等细节设计考究,营造出新奇、生动和耐看的效果。大剧院外形如同伸出宽大平台的城堡,阴影多而深厚,明暗对比强烈。但它绝不是傲慢的纪念碑,而是城市的一部分,人们从城市的不同方向前来,都可以自然而然地登上它的平台,或观赏对岸宏大的Somerset宫,或眺望庄严的圣保罗大教堂。

  大剧院内外均以拆模后的清水混凝土为表面,不加修饰,拉斯顿的设计意图是把剧院作为背景,而以活动于其中的人物为装饰。其粗犷风格在刚落成时着实令人吃惊甚至“生厌”,但也不乏赞美者,如著名诗人John Betjemen说它是“可爱的建筑”,查尔斯王子称它是“建在市中心的核电站,但手法巧妙,没人能反对”。大剧院是继Barbican楼群之后伦敦第二个最著名的“粗野主义”作品,拥有“城堡”、“航母”、“核电站”等绰号。

Barbican楼群(1952-76年)

  “粗野主义”一词由英国建筑师艾里森和彼得·史密森在1953年创造,来源于法语的Béton brut,意为粗糙的混凝土。这一名词最早由法国现代主义大师柯布西耶(1887-1965年)提出,用以形容二战后他设计的未加粉饰的混凝土建筑。“粗野主义”又称“蛮横主义”和“粗犷主义”,归入现代主义建筑流派,由“功能主义”发展而来。“粗野主义”建筑一般呈方形或长方形,保留混凝土、砖石、钢、木头等建材的自然本色,主张使用不抹灰的钢筋混凝土构件,美感在于朴素,没有附加装饰。因其技术相对简易,造价相对低廉,又有粗糙、厚重、狂野、有力及雕塑感的风格。“粗野主义”不仅是表现形式问题,也同二战后城市重建需求巨大而物质条件有限有关。换言之,“粗野主义”不是一种建筑风格,也不仅限于美学的考虑,更是面对现实的智慧和态度,建筑师在经济条件、技术水准和建筑艺术之间寻找平衡点,以低造价和低技术手段打造尽可能高的艺术品质。

  从20世纪50年代初到70年代中,欧、美、日和南美等国家和地区涌现了一大批“粗野主义”建筑,英国更是蔚为大观,波托贝路(Portobello Market)尽端的Trellick Tower设计于1973年,曾是英国最高的公寓大楼(31层),也是典型的“粗野主义”建筑。不过,该楼虽为纯粹主义者喜欢,却不受住户待见,大概是因面皮不够光洁靓丽而自惭形秽吧。不过,如今的清水混凝土表面可以做的非常光洁,这种“粗野主义”的语言在当今的建筑中仍有广泛运用。

大剧院室内墙面,木模板留下丰富肌理  Trellick Tower(1973年)

  由于历史原因,我国建筑受“粗野主义”影响较小。上世纪70年代末我国改革开放后,“粗野主义”开始式微,“后现代主义”兴起,我国建筑跨过了“现代主义”和“粗野主义”,直追“后现代主义”等新潮流,这从建国初期和80、90年代北京的大建筑可见一斑。在高速城市化的进程中,中国建筑师也面临着建设需求巨大的现实,要把对现实的考虑通过创造性的手法在建筑中表现出来,有时只好利用现有条件,采取低技策略,也造就一些新的“粗野主义”建筑,如建筑师刘家琨的一些建筑作品。

巴黎戴高乐机场1号航站楼(1967-74年) 北京国家大剧院(2001-07年)

  法国建筑师保罗·安德鲁1999年设计的中国国家大剧院(2001-07年),是用玻璃和金属造的一只“巨蛋”,但他32年前设计的巴黎戴高乐机场1号航站楼(1967-74年)却是典型的“粗野主义”风格。可见,所谓的风格与建造条件和建筑师喜好有密切关联,同时代不同功能的建筑可能风格类似,不同时代同样功能的建筑也可能有不同的风格呈现。同时代的建筑师用同样技术则会在形式上谋求变化,就像柯布西耶利用现浇混凝土技术建造了马赛联合公寓和朗香教堂,二者一个方正规则,一个圆转变化。大建筑师的非凡之处就在于总是走在时代的前列,求新求变。

马赛联合公寓 朗香教堂
  

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