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库曼斯坦民族瑰宝—汗血宝马
来源:    2017-08-08
[字体: ]      打印本页

  汗血宝马,本名“阿哈尔捷金马”,在中国又享有“天马”的美誉,产于土库曼斯坦境内科佩特山脉和卡拉库姆沙漠间的阿哈尔绿洲。捷金是聚居在阿哈尔地区的土库曼五大部落之一,捷金人自古善养马、驯马,培育的汗血宝马享誉天下,阿哈尔捷金马也因此得名。

  汗血宝马血统纯正、历史悠久,已有3000多年的培育史,是世界上最古老、最纯正的马种之一。与阿拉伯马、英国马并称为世界三大纯种马,但阿拉伯马与英国马均有汗血宝马的基因和血统。全世界现存纯种汗血宝马约6000匹,土库曼斯坦境内有4000匹,是名副其实的稀有物种。

  关于汗血宝马的记载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五世纪,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在著作中称“东方尼萨(今土库曼斯坦首都阿什哈巴德附近)的广阔领土上盛产好马”。我国对汗血宝马的记载最早见于2100多年前司马迁所著《史记·大宛列传》:西汉张骞出使西域,见大宛国“多善马,马汗血,其先天马子也”。汗血宝马正是通过丝绸之路传入我国,成为不少文人墨客称颂的对象。

  汗血宝马体态优美、品质出众。提起汗血宝马,最神秘的莫过于其“汗血”现象。土库曼斯坦马业专家认为,汗血宝马皮薄毛细,毛细血管发达,肌肉紧致,全身上下无多余脂肪,奔跑时血脉喷张,肤色泛红,在阳光下看上去好像在出血一样,因而得名“汗血宝马”。“汗血”本质上只是人类的视觉误差而已。汗血宝马有头细颈高、四肢修长、体态匀称、步态轻盈、神态威严等特点,以形态优雅、通人性著称。汗血宝马爆发力、耐力也很强。据测算,汗血宝马在平地上跑完一公里仅需67秒。1935年曾创造84天跑完阿什哈巴德至莫斯科4300公里行程的记录,迄今未被打破。值得一提的是,在穿越卡拉库姆沙漠的三天内,所有马匹未做任何停歇,也未进水进食,但最后均平安抵达终点莫斯科,显示了汗血宝马作为真正的沙漠之马,对炎热干旱环境具有极强适应能力。正是由于其高贵的体态、出色的品质,汗血宝马曾作为马其顿大帝、成吉思汗等诸多帝王的坐骑,见证了无数的历史演变、沧海桑田。

  汗血宝马是土库曼斯坦的民族骄傲和国家象征。土库曼是马背上的游牧民族,古代土库曼人生活、征战都离不开马,汗血宝马是可靠的助手和忠诚的朋友,“在草原上不因风吹而掉队,不背叛、不欺瞒”。土库曼人爱马,视马为平等的家庭成员。不打马,不给马上笼头,为马量身打造贵重的首饰,制作精美的马衣。像迎接小孩子诞生一样庆祝小马驹的出生,给马起人的名字,民间有“每天早上看望父亲后就看望马儿”的谚语。土库曼斯坦国徽正中间就是一匹金色汗血宝马,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将马形象置于国徽中的国家。土库曼斯坦斥巨资在全国5个州及首都阿什哈巴德市建设赛马综合体,将每年4月的最后一个周日定为赛马节,举行赛马、马匹选美比赛、马术表演等系列庆祝活动。各地以汗血宝马为主题的雕塑、喷泉等建筑随处可见。为举办2017年第五届亚洲室内与武道运动会兴建的阿什哈巴德奥运村主体育馆上,便矗立着威风凛凛的马头艺术雕塑,会徽上也融入了汗血宝马形象。为保护汗血宝马、发展马业,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于2010年倡议成立阿哈尔捷金马协会,并亲自挂帅,担任协会主席。别尔德穆哈梅多夫总统还著有《阿哈尔捷金马—我们的骄傲和荣耀》一书,讲述汗血宝马的发展历程。

 
 

  汗血宝马是中土传统友谊的使者,是两国人民世代友好的见证。2000多年前,张骞出使西域,开辟了丝绸之路,土库曼斯坦的汗血宝马自此传入中国,成为家喻户晓的“天马”,深受中国人民喜爱。1992年中土建交后,土库曼斯坦总统曾先后将三匹汗血宝马作为国礼赠与我国家领导人。祝愿承载着两国人民深情厚谊的汗血宝马不懈奔驰,续写中土友好的华彩篇章。

 

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