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比利时概况
钻石街,交易神秘进行

  

本报驻比利时特派记者  章念生


  比利时的安特卫普是欧洲第二大港口城市,它横跨斯盖尔特河两岸,不仅是优良的内陆运输港,还是重要的转运站。同时安特卫普也是比利时的经济中心,造船、机械、汽车等行业都很发达。不过,对于世界各地的钻石爱好者来说,安特卫普的魅力更多来自于它“世界钻石中心”的称号。自19世纪以来,安特卫普就是著名的钻石加工和贸易地,据说世界上每10颗钻石就有7颗是在此地加工而成的。不久前记者出差到安特卫普,有幸目睹了此地钻石街的风貌。

  ■“黑衣人”行色匆匆

  走访安特卫普的当天,赶上一个阳光绚丽的天气,汽车下了欧洲19号高速公路,就驶向钻石首饰店的密集区。路边树木亭亭如盖,人行道上布满了咖啡座,周围的建筑展现着深邃的古老风貌,隐约显露出这个比利时第二大城市的历史与优雅。路上,一行“黑衣人”吸引住我的视线:黑礼帽、黑风衣、黑皮鞋,两鬓弯曲的小辫与长长的髯须随风飘拂,手里提着黑色手提箱行色匆匆。据说安特卫普住着不少犹太人,想必这一个个黑衣人便是犹太教正统派信徒。随后还从一位当地人那里得知,这些谙熟生意经的犹太人是从事钻石行业的“主力军”。

  中心火车站前的帕里克大街上是清一色的珠宝首饰店。我仔细数了一下,该有51家。上午10点过后,首饰店陆续开门迎客,店家们忙着将锁在柜子里的珠宝首饰一盒盒摆上橱窗。我走进一家首饰店,店家是个头戴凯吧小圆帽的犹太人。橱窗里的钻石首饰个个小巧轻盈,熠熠放光,造型也相当别致。一款蝴蝶造型的耳钉,共镶有6颗圆形钻石,璀璨的钻石与两只蝴蝶翅膀质感上形成对比,相映成趣。另外一枚镶有0.5克拉钻石的戒指勾起我的兴趣,店家告知现打六折,售价大约600欧元左右。从闲谈中得知,这条街上大多数店家都拥有自己的加工厂,光是市中心和周边地区较具规模的就有40多家,而中小型钻石切磨厂就更多。要看钻石加工的现场操作,需到不远处的“钻石宝地”,那是安特卫普最大的钻石店。

  ■“安特卫普切割”世界通用

  来到“钻石宝地”已经快到中午,1000平方米的展览室内可以免费参观钻石切割、打磨及镶嵌等工序。负责讲解的老店员说起安特卫普钻石的历史真是如数家珍。他告诉我们,悠久的历史、优越的地理位置是安特卫普成为世界钻石中心的首要条件,但更重要的还在于安特卫普的钻石进出口有免税的优惠,比利时政府通过这种“放水养鱼”的措施,吸引了全球的钻石商人前来交易,使安特卫普始终占据世界最大钻石

  中心的宝座。此外,安特卫普钻石工匠的切割手艺被公认是全世界最优秀的。当地人引以为荣的安特卫普切割法已沿用6个世纪,切割出来的形状为上33面下24面,这样最能体现钻石的晶莹透亮,现已成为全世界的通用标准。老店员说,一颗重10克拉的钻石,经过安特卫普切割后只剩一半,其余50%则成了粉末。

  ■“钻石街”看不见钻石

  其实无论是帕里克大街上的首饰店还是“钻石宝地”,都只是针对游客的首饰销售店。而安特卫普真正意义上的“钻石街”是一条S形街道,别看它长不过数百米,安特卫普的4座钻石交易所中有3座就在这条街上。

  步入这条“钻石街”,一种莫名的紧张感顿时爬上心头。交易所门口的保安在警觉地巡逻;提着公文包匆匆行走的人,时刻注意与你保持距离;还有无数摄像头在监视着行人。稍稍留神,就会发现这条街上进出最多的是犹太人和印度人。在名为“钻石俱乐部”的交易所门前,人们进进出出,大多目不斜视,神色严肃。街上也有三三两两闲谈的,不时拿出小本来记着什么。不少犹太商人骑着自行车来去,有的甚至就将公文包夹在自行车的后座。

  走进其中一个有300家公司的钻石交易所,只见一排电子关卡,惟有刷卡方能出入。一位从里面出来的老者对我说,“钻石街”上是看不见钻石的,因为所有的交易都在里面进行。这里的钻石身价不菲,1克拉标准圆形钻石的价格约合人民币1.8到2.9万元,一个手提箱的钻石价值连城,携带却很隐蔽方便。据说数百万美元的生意往往只需要一次握手或一句问候语就可以拍板。

  钻石切割是安特卫普的一大特色。每天有成千上万颗未经打磨的钻石从印度、南非等地来到这儿交易、加工,再流向世界各地。但这些年由于竞争激烈,切割商已从2万人降至2000人,主要竞争来自印度与中国。34岁的丹尼·梅莱蒙斯就是当地的一位钻石切割商,一家四代从事钻石切割加工。他说,“当一颗比街上石子还要丑的原钻石在我们手里变成一件璀璨美丽的物品时,那感觉真棒!”  

《环球时报》 (2005年10月10日 第二十一版)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