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保加利亚大使董晓军就新冠病毒溯源问题接受保《24小时报》采访

(2021/08/14)

  2021年8月13日,驻保加利亚大使董晓军就新冠病毒溯源问题接受保《24小时报》采访,全文如下:

  问:新冠病毒有可能是从武汉实验室泄露的吗?

  答:今年1月,来自美国、英国、日本、澳大利亚等10国的权威专家同中国权威专家组成联合专家组,在华开展了为期28天的联合研究,得出了“实验室泄露极不可能”的结论,国际科学界对此也有广泛共识。7月5日,24名国际知名医学专家在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联合声明,驳斥所谓新冠病毒“实验室泄漏论”。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也亲口发声,阐述了他对新冠病毒起源的看法。他认为,新冠病毒是由于人类与受感染动物接触而传播的,而非实验室泄漏。他同时指出,关于实验室泄漏论的辩论已经“政治化”了。欧洲精准医学平台首席执行官、免疫学家鞠丽雅指出,“病毒溯源是严谨的科学研究”,中国科学家最早发布新冠病毒基因序列,并不意味着武汉就是新冠病毒的源头,更不能借此推断出病毒由中国科学家制造。

  问:新冠病毒有人工基因干预吗?

  意大利米兰萨科医院传染病部门主任马西莫•加利在意大利众议院社会事务委员会表示,新冠病毒“是一种未知病毒,内部没有基因工程的迹象”。加利和另外三名意大利专家——罗马生物医学大学教授奇科齐、帕维亚圣马太综合医院研究所病毒实验室负责人巴尔丹蒂、拉扎罗斯帕兰尼国家传染病研究所专家波里多均认为,“有99%的把握病毒的传播是一种自然现象”。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研究国际专家组成员、澳大利亚免疫学和传染病学家多米尼克·德怀尔6月18日在《卫报》发表的文章中称,根据世卫组织最近在中国的研究,动物来源途径是最符合逻辑的。

  问: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安全标准低吗?

  答:武汉P4实验室按照国际要求和国家标准进行设计、建设和运行,不仅具有稳定可靠的生物安全防护设施,还建立了一套完整的生物安全管理体系和一支专业化的支撑、管理和维护人员队伍。自2018年正式投入运行以来,没有发生过任何病原泄漏和人员感染事故。曾在实验室工作的法国生物安全专家加布里埃尔·格拉斯表示,实验室在严格监督下建设,并经法国参与认证后投运,安全性毫无疑问。同样曾在该实验室工作过的澳大利亚病毒学家丹妮尔·安德森表示,实验室有严格规定和要求,旨在确保正在研究的病原体受到控制。研究员要先接受长达45小时的培训,才能获准在实验室独立工作,任何实验人员如果出现生病状况,需要上报病症。

  问:2019年11月曾有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工作人员感染新冠病毒吗?

  答:到目前为止,该实验室的职工和研究生没有一人感染新冠病毒。曾在实验室工作过的澳大利亚病毒学家丹妮尔·安德森表示,2019年底,与她共事过的科研人员曾前往新加坡参加学术会议,当时没有任何关于实验室出现有人得了未知传染病的说法。一些媒体造谣所谓三名武汉实验室员工患病,却连这三个人的名字都提供不出来,可见这完全是无中生有的谣言。

  问:此前有报道称,2012年中国云南省墨江县通关镇矿洞中有几名矿工生病,这几名旷工患病与新冠病毒有关联吗?

  答:2012年的7月和10月,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团队先后收到昆明医科大学第一人民医院采集、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送来的云南省墨江县通关镇4名矿工的13份血清样品,经过多次核酸、抗体、基因组测序等检测,没有在矿工血清样品中检测到蝙蝠冠状病毒,表明这些病例与新冠病毒毫无关系。

  问:有报道称,世卫专家组赴华开展溯源期间,中方的安排“缺乏透明度”。是否如此?

  答:中方在国内疫情防控任务十分繁重情况下,两次邀请世卫专家赴华开展溯源研究。今年1月14日至2月10日,中国专家和来自世卫组织及10个国家的国际专家共同组成联合专家组,在武汉开展了为期28天的联合研究。专家们去了所有想去的地方,见到了所有希望见到的人。联合专家组在华考察期间,中方逐条展示了特别需要关注的原始数据。外方专家也多次明确表示,专家组获得了大量数据和信息,对由于部分信息涉及个人隐私不能复制和携带出境表示充分理解。考察期间,联合专家组还走访了湖北省疾控中心、武汉市疾控中心、武汉病毒研究所等机构,参观了各类生物安全实验室,与相关机构的专家进行了深入、坦诚的科学交流。联合考察组国际专家多次在不同场合对中方的开放透明态度给予积极评价。

  问:炒作“实验室泄露论”背后意图是什么?

  答:美国《连线》网站科学新闻记者亚当·罗杰斯曾撰文称,“实验室泄漏论”实际是在利用科学本身的不确定性,把它作为政治“武器”。世卫组织联合专家组成员、澳大利亚免疫学和传染病学家德怀尔表示,病毒由实验室泄漏的说法缺乏证据,“实验室泄漏论”迎合了部分国家的政治话语,甚至得到个别国家政府支持,其流传有蓄意因素。南非约翰内斯堡大学非洲—中国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科菲·库阿库认为,新冠病毒的源头至今没有明确定论,部分西方国家进行无端指责,只是为了找到一个可以推卸责任的对象。瑞典乌普萨拉大学安德烈亚斯·奥内福斯教授认为有关“中国病毒”和“实验室泄露”的指控是阴谋论,目的是将新冠疫情的爆发和传播归咎于中国。

  问:中方是否会再次接受世卫组织提出针对中国第二阶段的溯源调查?

  答:此前我们已两次邀请世卫组织专家赴华开展溯源联合研究,专家们去了所有想去的地方,见到了所有希望见到的人,做出了“实验室泄漏极不可能”的科学结论。但是世卫组织秘书处日前单方面提出的第二阶段病毒溯源计划,将“中国违反实验室规程造成病毒泄漏”的假设作为研究重点,反而刻意忽略全球早期病例、冷链传播病毒等重要研究方向。我们是不可能接受这样一份丢失科学客观原则、缺乏合作精神的溯源计划的。近日,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都对世卫组织秘书处起草的第二阶段溯源工作计划表达了关切和反对,认为工作计划不符合第73届世卫大会决议要求,不符合中国-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联合研究报告结论和建议,未全面反映全球溯源研究最新成果,无法作为第二阶段溯源合作的基础。不仅如此,迄今已有60个国家致函世卫组织,认同第一阶段溯源研究成果,反对溯源问题政治化。

  问:接下来中方将如何推进新冠病毒溯源调查?

  答:溯源是严肃的科学问题,因此必须坚持依靠科学家、坚持科学态度、运用科学方法,由科学家们而非政客、情报人员来完成。中国将继续推进自身溯源研究,同时也会积极参与下阶段的全球溯源合作。中方在世卫组织秘书处提出第二阶段溯源计划前就主动向世卫组织提交了下阶段溯源工作的中国方案,要点包括:

  第一,第二阶段溯源工作应以世卫大会决议为指引,以科学家为主体,以证据为基础开展科学溯源。中国-世卫组织联合研究报告得出了国际社会和科学界公认的结论和建议,应作为第二阶段溯源工作的基础。

  第二,第一阶段已经开展过的,尤其是已经有了明确结论的,第二阶段溯源研究不应再重复开展。第二阶段研究重点应放在动物(中间)宿主引入、冷链传播等联合研究报告明确的“非常可能”和“可能”等潜在传播路径,推动在全球多国多地范围开展溯源研究。

  第三,充分借鉴第一阶段病毒溯源工作实践、机制和方法,推动溯源工作有序、顺利开展。

  第四,专家组应在第一阶段溯源研究专家基础上组建,充分尊重专家组成员的专业水平、国际声誉和实践经验。确有需要补充其他领域专家,可以在原有专家组成基础上适当增加。

  同时,中方将继续落实中国-世卫组织联合研究报告的相关工作建议,积极推动开展报告中涉及中国的后续补充性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