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保加利亚国家促进会主席扎哈里埃夫谈“一带一路”倡议

(2017/06/02)
   

  近日,“一带一路”保加利亚国家促进会主席、保加利亚“斯拉夫人”基金会主席扎哈里·扎哈里埃夫在《标准报》就“一带一路”倡议发表署名文章并接受电视采访。

  保加利亚《标准报》刊载扎哈里埃夫《中国向世界提供了一个新范例》署名文章,全文如下:  

  当今世界需要新的发展范例,鉴于从上世纪开始,结构性危机就是文明进程的重要表现之一,这一结论显得更加迫切和重要。  

  身边的金融和社会经济震荡让我们时常牢记这样一个事实,即现在世界危机的影响力已远超我们习惯的国家边界,影响涉及公共环境的经济基础,社会上层建筑的方方面面,这些上层建筑范围极广,从由传统政党通过意识形态模式连接而主导的“政治市场”,到个体和不同社会团体形成的社会道德和价值观体系。  

  世界危机对文明进程的实际性影响在于,“全球性问题需要全球性解决方法”,而这一影响是世界危机与“中国因素”更加积极参与全球性政治互动的结果。  

  这一复杂的相互作用的独特性表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在2013年秋天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  

  从根本上来说,“一带一路”倡议是一个全球性项目,远超地区或跨洲经济合作规模。可以把这一倡议视为一体化的新形式,视为现有大规模项目的进一步发展和扩大。在这一前提下的一体化需结合当下最尖锐问题的解决方案,这些问题涉及国际、经济、金融,以及欧亚和世界新地缘政治版图。  

  让我们来看一看这一项目的五大重点:  

  一、历史进程速度加快,今非昔比。历史变化在过去可能需要一个世纪,但现在可能只要十年的时间。历史脚步加快。  

  二、历史进程涉及面更广,不仅是在地理上,还在内容上。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发展不平等性被信息革命(即新工业革命)的压力抹除,并以一种较为和平的方式确立了一种新国际主义,或者在今天看来是一种更为现代的划分方法,一种全新的全球主义。  

  三、与文明进程并存的问题面向全人类。这些问题更为实际性地威胁到了整个人类的未来,且只能在全人类计划中寻求解决办法。  

  四、与文明进程的前一阶段作比较,个体角色和地位得到了巨大提升。个体解放的程度在历史进程中达到了过去无法企及的高度。  

  五、全球化与国家认同、国家认同的基础——民族文化认同并不冲突。伴随着人类交流障碍逐渐消除,这一观点在世界各地都有所体现。  

  所有的这一切都表明,“一带一路”倡议是人类在寻求新的发展范例过程中迈出的重要一步。这就是为什么“一带一路”倡议,以记录人类文明历史的“丝绸之路”的传统为基础,实际上是一个具有复杂意识形态的中国政治性倡议被有效地改造为21世纪新的文明现实。  

  想要解读这一倡议,特别需要注意民族文化的多元化发展、信息化社会及寻求发展新范例的方式。  

  “斯拉夫人”基金会最近成立了保加利亚“一带一路”国家联合会。这一想法在2016年10月布达佩斯举行的“中国—中东欧政党对话会”中形成并成熟,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刘云山的讲话不谋而合,刘云山在讲话中强调,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中国政府实施的“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走向开放的重要步骤,符合所有想加快自身发展的国家的内部需求,是和平发展的一部分。  

  “一带一路”倡议将为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关系的协调发展提供更多机遇。  

  我们成立保加利亚“一带一路”国家联合会的理念是,联合会的范畴并不仅仅局限于经贸,还将涉及学术、技术、文化、教育、旅游、基础设施、电子贸易、建筑、交通等领域的合作。在保中两国城市的共同推动下,联合会将积极致力于成立保中文化、教育、旅游和商业中心。  

  保加利亚在“一带一路”倡议中拥有自己的潜力,保中两国在政治、经济、贸易和文化领域的合作不断深入,两国对务实合作的愿望也愈发强烈。保中伙伴关系也在蓬勃发展。但从结果来看,我们取得的成就数量不多,规模也不够大。而弥补这些不足正是我们联合会的首要也是最重要的目标。联合会将致力于为保中人民在各领域的交流提供更广泛的形式。  

  以此法我们将助力曾在人类历史进程中发挥过重要作用的丝绸之路在当今世界的发展,把“一带一路”倡议从美好的梦想变成现实。  

                                                  

  扎哈里埃夫在接受电视采访时表示,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欧盟代表拒绝签署贸易宣言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在签署协议前,欧盟各成员国应事前达成一致。代表欧盟出席论坛的是欧盟专员,他无权代表所有欧盟成员国。糟糕的是一些媒体和评论员就此发表社论,称欧盟抵制“一带一路”倡议。在这背后隐藏的是欧盟内部“双速欧洲”想法的推动。  

  扎指出,自2001年中欧建立全面伙伴关系以来,中欧关系发展处于正常轨道,但欧盟在中国与欧盟成员国之间发展国家关系方面并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包括一些成员国有意加入“一带一路”倡议,另一方面,不管是欧盟成员国,还是入盟候补国,都希望在欧盟中占有一席之地,但欧盟并没有给予这些国家足够多的机会。这里涉及两种观点,一是全球化,即在世界经济发展、商品交易、人文交流、不同文明碰撞过程中国家边界的作用弱化,甚至可以说不再发挥作用,二是现代自由思想使欧盟用一个声音说话的可能性减弱,但欧盟终将舍弃每个成员国的国家主权和独立作出决策的权力。这两种观点互相矛盾。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主导思想是尊重每个参与国家的主权,每个国家都应从本国利益、对外政策、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出发,但不阻碍人员、资本、思想的自由流动。而这恰好是欧盟成立的初衷。“双速欧洲”意味着分裂而非团结,是筑起高墙而非打破壁垒,这正与“一带一路”倡议互相对立。“一带一路”倡议主张取消隔阂,鼓励国家、人民、文化、文明之间的交流沟通,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扎说,值得一提的是,在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前,中国就已经成立了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机制,即“16+1”合作机制,现在这一机制正积极发挥作用。“一带一路”倡议投资金额远超容克计划和欧盟基金。此外,该倡议也有利于巴尔干地区的和平与安全,中国向塞尔维亚投资83亿欧元,建设从布加勒斯特到希腊的高速公路,保总理博里索夫在担任上届政府总理期间还建议在保举行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  

  最后扎表示,不久前我发起并成立了“一带一路”保加利亚国家促进会,并得到了保外交部的大力支持。促进会囊括人民剧院、教科部、大学、企业和科学院等机构,致力于协调政府机关和非政府组织,整合各方资源,为保争取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宝贵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