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使致辞 使馆信息 外交部发言人谈话 中格关系 格鲁吉亚概况 领事服务 经贸关系 科学教育 文化交流 国庆专题
    首页 > 外交部发言人谈话
2021年8月16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


2021/08/16

  总台央视记者:我们注意到现在阿富汗局势发展很快,中方如何评价当前阿富汗局势?

  华春莹:阿富汗局势已发生重大变化,我们尊重阿富汗人民的意愿和选择。阿富汗战乱已经持续40多年,停止战争、实现和平,既是3000多万阿富汗人民的一致心声,也是国际社会和地区国家的共同期盼。

  中方注意到,昨天阿富汗塔利班方面表示,阿富汗战争业已结束,将协商建立开放包容的伊斯兰政府,并采取负责任行动,确保阿富汗公民和外国驻阿使团安全。中方期待这些表态能够得到落实,确保阿富汗局势实现平稳过渡,遏制各类恐怖主义和犯罪行径,让阿富汗人民能够远离战乱,重建美好家园。

  凤凰卫视记者:阿富汗塔利班已进入首都喀布尔,并称全力寻求和平交接。预计各方将在卡塔尔举行谈判。中方是否将承认塔利班掌权的政府?阿富汗塔利班恢复掌权对中方意味着什么?

  华春莹:中方在充分尊重阿富汗国家主权及国内各派意愿基础上,同阿富汗塔利班等保持着联系和沟通,一直为推动政治解决阿富汗问题发挥建设性作用。正如大家所知,7月28日,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在天津会见了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一行。

  我们希望阿富汗塔利班同阿富汗各党派、各民族团结起来,建立符合阿富汗自身国情、广泛包容的政治架构,为阿富汗实现持久和平奠定基础。

  阿富汗塔利班方面多次表示,希同中方发展良好关系,期待中方参与阿富汗重建与发展,绝不允许任何势力利用阿富汗领土做危害中国的事情。我们对此表示欢迎。长期以来,中方始终尊重阿富汗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始终不干涉阿富汗内政,始终奉行面向全体阿富汗人民的友好政策。中方尊重阿富汗人民自主决定自身命运前途的权利,愿意继续同阿富汗发展睦邻友好合作关系,为阿富汗和平与重建发挥建设性作用。

  总台央广记者:据报道,加拿大主审法官赫尔姆斯12日就美国对孟晚舟的欺诈指控提出质疑,表示这样一起欺诈案,却在许多年后并没有造成任何实际损害。而且这起案件所谓的受害者,一家大型机构,看起来里面有不少人都掌握(华为和有关公司关联)情况。孟晚舟的辩护律师13日在引渡听证会上也指出,美国针对孟晚舟的指控存在致命缺陷,且充满不断变化的理论。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华春莹:我们注意到相关报道。事实早已充分证明,孟晚舟事件就是一起彻头彻尾的政治事件。美方对孟晚舟女士所谓“欺诈”指控纯属捏造。就连美方指控被“欺诈”的汇丰银行也出具了足以证明孟晚舟女士并没有欺诈的文件。事实是非常清楚的。我们敦促美方立即撤销对孟晚舟女士的逮捕令和引渡要求,加方立即纠正错误,尽快释放孟晚舟女士并让她平安回到中国。

 

  中新社记者:13日,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根据《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案》,以镇压古巴和平民主抗议为由,宣布制裁古内政部两名官员及古革命武装力量部一支下属部队。此系古发生反政府示威活动以来,美对古实施的第三轮制裁。同日,美国务卿布林肯发表声明称,将继续推动对古政权侵犯人权追责。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华春莹:中方坚定支持古巴探索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坚决反对外部势力干涉古巴内政。

  美国一再打着所谓“自由”、“民主”、“人权”旗号对古巴滥施单边制裁,试图掩盖美国封锁是当前古巴面临经济民生困难的根源,试图粉饰其对古巴内政的干涉,国际社会对此看得很清楚。正如古巴外长罗德里格斯指出的,美国惯于通过谎言和操弄维系对古巴封锁,这也再次体现了美国的机会主义和双重标准。

  我们敦促美国恪守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停止歪曲事实、炮制谎言、借题发挥的政治操弄,停止单边制裁、粗暴干涉的霸权行径,多做一些真正有利于古巴稳定发展和保障古巴人民基本权利的事。

  北京广播电视台记者:据报道,在挪威斡旋下,委内瑞拉朝野于813日-15日在墨西哥城举行第一阶段对话,并声明于93日-6日再次举行对话。美国务卿布林肯、欧盟外交与安全事务高级代表博雷利、加拿大外长加尔诺发表联合声明欢迎上述对话,敦促委各方达成持久协议,全面解决委危机,呼吁委政府无条件释放被不公正拘押的政治犯,确保言论自由,停止侵犯人权,为11月地方选举创造符合国际民主标准的条件,如对话取得有意义进展,愿考虑减少对委制裁。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华春莹:中方在委内瑞拉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和明确的。我们始终从维护《联合国宪章》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出发,坚持委问题应由委人民在宪法框架内通过包容性政治对话自主协商解决。中方乐见委朝野重启对话,期待双方相向而行,早日达成政治解决方案。中方赞赏并支持有关国家劝和促谈努力,愿继续在委问题上发挥积极建设性作用。

  同时,中方重申反对干涉别国内政,反对单边制裁和所谓的“长臂管辖”。事实证明,制裁施压不得人心,只能增加委内瑞拉人民的经济和民生困难。我们呼吁美方尽早停止干涉委内政、取消单边制裁,为委和平、稳定与发展多贡献“正能量”,而不是相反。

  路透社记者:中国驻阿富汗大使馆是否仍在运行?中国是否有撤离外交官计划?是否担忧在阿公民安全?

  华春莹:中国驻阿富汗使馆仍在正常运作,中国驻阿大使和使馆人员仍在履行职责。大部分在阿公民已经在使馆安排下先期回国。现在还有一些自愿留下的零星人员,使馆同他们保持着密切联系,目前他们都是安全的。中国驻阿使馆将继续密切关注阿局势发展,为每一位在阿中国公民提供必要服务和帮助。

  香港中评社记者: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世卫组织秘书处新冠肺炎溯源专家、中国世卫组织联合专家组外方组长安巴雷克近期接受丹麦媒体采访期间表示,不排除中国的实验室工作人员在进行蝙蝠病毒研究过程中,可能感染病毒并带出实验室的可能性。溯源报告中实验室泄漏假设极不可能的措辞并不意味着不可能,只是不太可能。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华春莹:你提到的这篇《华盛顿邮报》报道内容是假新闻。我注意到安巴雷克先生已向《华盛顿邮报》表示,他接受采访时的表态由丹麦语译为英文时出现了错误。世卫组织发言人也称存在翻译错误,且采访几个月前就已完成。有关媒体直到现在才将安巴雷克先生采访节目播出,并将他的话断章取义放在网上,曲解了他的观点。安巴雷克作为溯源联合专家组组长,始终维护中国—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联合研究报告。

  在外交部13日举办的新冠病毒溯源问题驻华使节吹风会上,中科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主任袁志明已经再次就所谓“实验室泄漏”论作出了回应,他强调有关新冠病毒是由武汉病毒所“制造”或“泄漏”的说法,都是无中生有的,完全不符合客观事实,也不符合学术界共识。安巴雷克本人也曾在2021年2月9日中国—世卫组织溯源联合研究专家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武汉病毒所实验室泄漏引起武汉疫情极不可能”。

  中国—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联合研究报告的形成,完全遵循世卫组织程序,采取了科学方法,已经被证明是一份有价值的、权威的、经得起科学检验、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报告。这份报告理应成为全球溯源工作的基础和指南,任何企图推翻或者歪曲联合研究报告结论的做法,都是政治操弄,也是对全球科学家和科学的不尊重。

  新华社记者:据报道,美国停止仇恨亚太裔组织12日发布报告称,自2020319日至2021630日,该组织共记录9081起仇恨亚裔事件,表示美种族主义和仇外心理只有增强没有减弱。如美官员继续视中国人为新冠疫情蔓延的替罪羊,情况只会更糟糕。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华春莹:我也注意到有关报告,对亚太裔在美国的境遇表示关注同情。在疫情之下,美国人民的生命健康权得不到有效保障,新冠病毒感染和死亡病例数不断攀升。面对这种严峻形势,美方一些政客采取的对策不是救人,而是甩锅。从美国上一届政府喊出“中国病毒”,到本届政府公开动用情报机构大搞针对武汉实验室的有罪推定式调查,美国的一些政客们一直试图通过在全世界散布污名化言论,给中国“定罪”,为自己“推责”。

  然而,美方的这种“良策”非但没能拯救自己,反而给了病毒更多可乘之机。美方甩锅推责的做法更加剧了亚裔在美国社会中遭受歧视、欺凌乃至仇恨、攻击的状况,使本就十分严重的种族歧视问题雪上加霜,其他少数族裔也无法幸免。一场疫情,暴露出美方一些政客的无德无能,加剧了美国社会的撕裂与动荡,而承受痛苦和损失的却是美国广大的普通民众。

  我们奉劝美方的这些政客,认真聆听来自包括少数族裔在内的美国民众的诉求和呐喊,停止将政治私利置于人民生命健康之上,停止把政治操弄凌驾于科学研究之上。这不仅是应对疫情的起码要求,也是人类良知的底线所在。

  法新社记者:美国等个国家敦促阿塔允许阿富汗人出境,并且警告阿塔要对新的暴力负责。中方对阿富汗人民当下处境持何立场?当前阿富汗局势是否会影响中国和周边国家的外交关系?

  华春莹:我刚才其实已经回答了你所提问题。

  我们注意到昨天阿富汗塔利班方面表示,阿富汗战争业已结束,他们将采取负责任的行动,确保阿富汗公民和外国驻阿使团的安全。我们希望这些表态能够得到落实,阿富汗人民能够远离战乱,开始重建他们美好的家园。

  中方在充分尊重阿富汗国家主权和国内各派别意愿基础上,一直同阿富汗塔利班保持着联系和沟通。我们希望阿富汗塔利班能够同阿富汗各党派、各民族团结起来,建立符合自身国情、广泛包容的政治架构,为阿富汗实现持久和平奠定基础。阿富汗塔利班方面也多次表示希望同中方发展良好关系,承诺绝不允许任何势力利用阿富汗领土做危害中国的事情,我们对此表示欢迎。

  中方一贯奉行不干涉别国内政原则,始终奉行面向全体阿富汗人民的友好政策。我们尊重阿富汗人民自主决定自己的前途命运。他们有这样的权利。我们愿继续同阿富汗发展睦邻友好合作关系,为阿富汗和平重建发挥建设性作用。

  印度广播公司记者:刚刚提到中国驻阿大使馆仍在正常运作。请问中方在天津与阿塔代表会谈期间是否谈及驻阿外交官安全的问题?刚刚还说,中方已经撤离了在阿公民。请问现在有多少中国人留在阿富汗,有多少人已经撤离?

  华春莹:我刚才已经说了,昨天阿富汗塔利班方面公开表示,将采取负责任行动,确保阿富汗公民和外国驻阿使团安全。我刚才也提到,中国驻阿大使和使馆人员仍然在坚守岗位,履行职责。关于你提到的目前在阿中方人员具体人数,我尚不掌握,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大部分中国公民已经在使馆的帮助下,安全回到了国内,只有一些自愿留下来的零星人员仍然在阿。中国驻阿使馆同他们保持着密切的联系,目前他们都是安全的。中国驻阿使馆将继续密切跟踪、关注阿富汗局势发展。使馆也已要求阿富汗有关方面采取切实措施,保障中国在阿机构和人员安全。

  印度报业托拉斯记者:当前喀布尔充满迷茫和恐慌,特别是有数千人尽可能逃离所在城市机场也受到阻断。请问当前中方对阿塔的政策是什么?阿塔承诺,不会允许任何势力利用阿领土做任何危害中国利益的事,中方是否会在阿塔承诺的基础上考虑全局?这是否意味着中方不想让阿塔接纳损害中国利益的团体?还是说中方希望阿富汗成立包容和平,被国际社会承认的政府?

  华春莹:我可以非常简短地回答你的问题。中国对外政策的一个重要原则是不干涉别国内政。我们尊重各国的主权和独立,尊重各国人民自主选择符合自身国情的道路。阿富汗局势已经发生重大变化,中方现在能做和将要做的就是尊重阿富汗人民的意愿和选择,推动阿尽快停止战争,平稳过渡,遏制各类恐怖主义,实现和平。

  希望阿富汗塔利班能够同阿富汗各党派、各民族团结起来,建立符合阿富汗国内和国际社会期待、广泛包容的政治架构,实现阿富汗的持久和平。我们也祝福阿富汗人民能够尽快远离战火,重建家园。

  《中国日报》记者:世卫组织12日发表声明,表示世卫组织重点是让科学家在第一阶段研究的基础上,实施20213月中国世卫组织联合研究报告中的建议。寻找任何新病原体的起源都是一个艰难的过程,这是一个建立在科学基础上的过程,需要合作、奉献和时间。溯源不应该成为相互指责的政治工具。同时,声明称第一阶段溯源研究报告没有足够科学证据排除任何假设,将设立新型病原体科学咨询小组等机制。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华春莹:中方注意到世卫组织秘书处8月12日就下阶段溯源问题发表的声明,强调下阶段溯源应该在第一阶段研究基础上,实施中国—世卫组织联合研究报告中的建议;认为寻找新病原体的起源应该建立在科学基础上,不应该成为相互指责或政治攻防的工具。这些观点应该在世卫组织相关工作中得到落实。

  上周五,外交部马朝旭副部长召开新冠病毒溯源问题驻华使节吹风会,全面阐述了中方在溯源问题的立场主张和最新工作进展。我想强调的是,世卫组织是由成员国主导的。溯源工作事关重大,全球下阶段溯源工作也必须由成员国主导。秘书处应就全球溯源工作计划、包括后续机制同成员国充分协商,认真履行世卫大会相关决议,尊重成员国意见,对当事国的溯源计划更应同当事国协商和确定,在此基础上有效开展合作。

  《环球时报》记者:近日,媒体曝光了越来越多美国在溯源问题上令人疑惑不解的地方,比如对要求调查德特里克堡的呼声始终没有回应。近日,媒体曝光的德特里克堡卫星照片显示,自20203月至今年8月期间,也就是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肆虐之时,德特里克堡基地却大兴土木,开垦了新的建筑用地并有建筑物移动的明显痕迹。俄罗斯国际事务理事会主任等人都表示,美国情报界鼓动溯源调查的终极目的就是转移对美抗不力的注意并归咎于中国,这在本质上是错误的。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华春莹:上周五,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主持召开新冠病毒溯源问题使节吹风会,160多位驻华使节和国际组织代表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出席。马朝旭副部长全面阐述了中方在溯源问题上的立场主张和最新工作进展,强调中方始终支持并将继续参加科学溯源,但坚决反对政治溯源。

  中国和世界各国一样,都是疫情受害者,都希望尽快找到病毒源头,阻断疫情传播。但是溯源工作不能“灯下黑”,不能人为设置盲区,更不能出于政治目的搞恶意栽赃和有罪推定,这也正是国际社会的广泛共识。

  我注意到,很多媒体都在为溯源工作积极提供各种线索,其中《环球时报》梳理的一些事实线索很有价值,我请我同事准备了PPT,与大家分享:

  素有“冠状病毒猎手”之称的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教授巴里克和他的病毒改造技术:

  根据北卡罗来纳大学校办媒体报道,巴里克教授对冠状病毒进行了“数十年”的研究工作,有关工作直接与治疗冠状病毒感染的药物与疫苗有关。

  据美国《麻省理工科技评论》杂志报道,巴里克教授掌握一种通过“反向遗传技术”能改造乃至“增强”冠状病毒的技术。凭借该项技术,他不仅可以依据冠状病毒的基因片段培育出活生生的病毒,还可以改造冠状病毒的基因,创造出新的冠状病毒。

  2003年,一篇巴里克参与发表的论文展示了这种技术的威力,成功复活了一个非典SARS病毒。后来,巴里克教授等人还就这一成果申请了专利,并于2007年获得批准,专利代号为US7279327B2。

  这项独特的病毒技术,令巴里克教授成为美国最顶尖的冠状病毒专家,他凭借该技术在全世界搜集各种冠状病毒的样本进行研究。比如在2013年,当中国武汉病毒所科学家石正丽和她的团队从云南的蝙蝠洞里获得几种冠状病毒的基因后,巴里克教授主动找到石正丽,希望获得这些冠状病毒的样本进行研究。石正丽非常慷慨地把自己的发现分享给了巴里克,巴则在美国实验室里用他的病毒改造技术造出了一种全新的、可以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这项研究中,病毒改造和小鼠感染实验均在北卡罗来纳大学开展,所构建的嵌合病毒并没有提供给石正丽团队。这一研究结果2015年发布在了国际学术期刊《自然》杂志上。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几乎所有科学家都说,被人为改造过的病毒可能会留有痕迹,但巴里克教授2020年9月接受一家意大利媒体采访时表示,他可以做到人为改造病毒却“不留痕迹”。

  巴里克教授与德特里克堡内从事高危病毒和冠状病毒研究的两家研究机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和美国国家传染病和过敏症研究所下属的“综合研究设施”,都有密切联系。

  大量科研论文显示,巴里克曾与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进行过不少涉及冠状病毒的研究。一篇2006年的论文显示,他们曾就非典肺炎开展过科研合作。

  美国军方2021年的一篇文章显示,巴里克今年4月应邀给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作讲座,内容就是关于冠状病毒的研究。

  而德特里克堡“综合研究设施”的一位副主任Lisa Hensley,是巴里克的学生。

  一篇2014年发布在《抗菌物和化学疗法(Antimicrob Agents Chemother)》期刊上的、涉及高危冠状病毒(MERS即“中东呼吸综合征”)的论文,就来自于这两个德堡机构的合作。这样的合作还有很多。

  而巴里克教授拥有的那些丰富的冠状病毒“资源”以及改造和创造冠状病毒的“技术”,也就通过这些合作和人脉,被广泛运用在了德特里克堡内。

  比如2018年美国《自然》杂志上的一篇论文就显示,来自德堡“综合研究设施”的一位名叫Lisa Torzewski的研究人员和巴里克合作,用被修改了基因的MERS病毒感染了猴子。

  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和“综合研究设施”都有着差劲的实验室安全记录。美国《弗雷德里克新闻邮报》一份2014年的公开资料显示,仅2014年一年,“综合研究设施”出现过多起实验室安全事故,一些事故还直接涉及MERS这样的高危冠状病毒。同时,该机构的其他较低安全等级的实验室,也同样被曝出存在实验室安全问题。

  美国NBC新闻网下属的地方媒体WKYC在2016年7月的一篇报道显示,“综合研究设施”的实验室在2015年发生过一次涉及埃博拉病毒的安全事故。

  很多人知道,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在2019年秋季新冠疫情爆发前夕,曾发生过严重的安全事故,一度被美国疾控中心叫停。

  据《弗雷特里克新闻邮报》2019年11月23日报道,除了被媒体广泛报道的实验室废水处理系统存在问题,该研究院的两个从事高危病毒研究的实验室,也被发现存在严重安全隐患,没有按照规定做好防护工作。

  而巴里克在北卡罗来纳的实验室,也存在许多安全问题。北卡罗来纳大学的相关年报和美国媒体ProPublica都有详细的报道。

  通过上述大量有据可查且来自美国主流媒体的信息,我想至少可以得出两个结论:

  第一,巴里克和他危险的冠状病毒改造技术,正被广泛应用在美国德特里克堡内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和“综合研究设施”这两个军方和官方病毒实验室的科研项目之中。

  第二,应用这些危险病毒技术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和“综合研究设施”以及巴里克自己在北卡罗来纳的实验室,都有不良的安全记录,而且都直接涉及从事最危险病毒研究的BSL-4实验室。而根据2020年9月意大利媒体对巴里克的采访,巴里克教授自己表示他改造冠状病毒可以不留痕迹。

  还有几点:比如说,美国在2019年新冠疫情爆发之前,曾出现过一轮神秘的、大规模的“电子烟肺病”。通过诸如《柳叶刀》等国际主流学术期刊和媒体文章可以发现,这种病症和后来的新冠肺炎是非常“相似”的。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曾有之前应对过武汉新冠疫情的中国权威专家,在查阅了60篇涉及美国“电子烟肺病”病例的研究论文,对其中142位电子烟肺病患者的250张肺部影像图片、临床信息以及文献原文进行了仔细全面的研究后,发现这些病例中有16个更有可能是新冠肺炎的“疑诊患者”,其中有5个临床症状和治疗情况相对完整的患者,被这些专家认定为“中度可疑”。而这16个病例中有12个病例的发病时间,都在2020年以前。

  而美国社交媒体上有大量发布于2020年前半年的一些贴文显示,有约超过200位来自美国或与美国有密切关联国家的人,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早在2019年11月左右,他们自己或者别人就已经感染了疑似新冠病毒的疾病,而这些人都是实实在在的外国网民。

  今年6月,美国《华盛顿邮报》一名与美国情报部门关系紧密的记者,曾撰文宣称美国国会怀疑2019年的武汉军运会期间是新冠肺炎开始传播的时间,因为有从军运会回来的西方国家运动员称自己得了疑似新冠肺炎的病。英国有媒体也称,当时有参赛的法国运动员表示自己得了“奇怪”的病。所以,美国参加军运会的5名患病人员的病例是关键线索。

  面对这些事实和线索,真正关心病毒溯源的人一定会支持基于事实,本着科学和理性的态度来对真相进行彻底调查,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但是令人非常不解的是,美国官方和媒体极其反常地对自身存在的种种疑点和疑问保持缄默,对超过2500万中国民众联署要求调查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的呼吁置若罔闻,对国际社会越来越多呼吁要在世界各地多点多地开展溯源调查的呼声装聋作哑,反而死盯死咬中国,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情况下,不停编造各种谎言谣言来污蔑攻击中国,甚至公开动用情报机构力量,企图对中国开展有罪推定式的调查。

  这种欲盖弥彰式的做法,不仅让人联想到刚才这位记者提问中提到的刚刚曝光的德特里克堡卫星图片显示,去年3月到今年8月德特里克堡内有建筑物移动和改造的明显痕迹,也让人不禁联想到今年6月,美国《名利场》杂志披露,美国国务院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表示,国务院内部有人警告不要对新冠病毒起源进行调查,否则可能打开“装满蛆虫的罐子”。人们不禁要问:美国到底在隐瞒什么?

  如果美方真的执念于“实验室泄漏论”,那么就请美方像中方一样大大方方、坦坦荡荡地邀请国际专家去美国开展两次溯源研究,到时候自然就会得出结论。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记者:你说中国尊重阿富汗人民的选择。但是当前阿富汗局势并不是他们的选择。从外交角度来说,中方与阿塔保持沟通,并在上月天津会谈中获得了安全方面的承诺。可否理解为承认阿塔为阿富汗合法政府?

  华春莹:我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了。王毅国务委员在天津会见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的新闻稿已发布,你可以在网上查阅。当时中方表示,希望阿富汗各派别、各民族团结一致,真正把“阿人主导,阿人所有”的原则落到实处,推动阿富汗的和平和解进程尽快取得实质成果,自主建立符合阿富汗自身国情、广泛包容的政治架构。这是中方在阿富汗问题上的一贯立场。

  至于是否“承认”的问题,我想说的是,对包括阿富汗在内的世界上所有国家,中方的立场都是不干涉别国内政,都尊重各国人民自主选择他们的发展道路,自主决定他们的命运前途,中方这一立场一以贯之。

  我刚才也提到,中方在充分尊重阿富汗主权和国内各派别意愿基础上,同阿富汗塔利班保持着联系和沟通。在当前形势下,我们希望阿富汗塔利班同阿富汗各党派和各民族团结起来,共同建立符合阿富汗自身国情、广泛包容的政治架构,让阿富汗人民从此远离战火。停止战争、实现和平,这是阿富汗人民的一致心声,符合阿富汗人民利益。中方支持阿富汗人民作出最符合他们利益的选择。

  追问:你可否证实中国向阿富汗前政府及安全部队提出相同的安全保障要求?

  华春莹:我们一直要求阿富汗有关方面采取切实措施保障中国机构和人员的安全。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