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会议与发言 常驻团活动 中国与联合国 联合国会议文件 走进中国 English
  首页 > 专题 > 中国西藏
崔云飞:达赖的出路何在?

2009/06/29

来源:中国西藏信息中心

  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央政府始终对十四世达赖喇嘛关心备至、仁至义尽,从推选他担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到邓小平亲自接见他的兄长嘉乐顿珠,一直到今年3月温总理在“两会”记者会上再次重申:“中央政府与达赖喇嘛接谈的大门始终是打开着的”。中央政府这些多年来的所有这些期望和努力,都是代表包括西藏各族人民在内的全中国人民,期望达赖喇嘛放弃分裂祖国的立场,回到爱国的道路上来。但是达赖喇嘛给大家的印象却是经常“变”。他近来好似忘记了去年“藏人特别大会”作出的“不再与中央政府继续商谈”的决定,又想继续与中央政府商谈了,于是示意“首席部长”桑东6月16日在印度达兰萨拉召开了所谓“藏中和谈筹备小组”第十九次会议,对外宣称要再次讨论解释去年11月与中央政府接谈时被驳回的《备忘录》。此间,正值中央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刚刚对中东欧记者团发表了相关谈话。达赖喇嘛的特使甲日洛珠对此急不可耐地公开发表了“犹如疯子”等不雅言论,否认曾经作过的“不再继续接谈”的表态;出席会议的达瓦次仁(达赖喇嘛驻台湾代表)也紧跟着发表了诋毁中央政府的言论。

  达赖集团这种长期反复出现的奇怪举动的原因是什么呢?说到底,就是达赖喇嘛没有摆正与中央政府的关系、没有摆正与13亿中国人民的关系、更没有摆正与整个中华民族的关系。

  思想上摆正关系就是厘清历朝历代的中央政权与达赖喇嘛的关系。

  达赖集团主要成员在海外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总是用“藏中”关系来解释西藏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所谓“对等”关系。这种混淆是非和偷换概念的言论,至今在“西藏流亡政府”媒体和达赖喇嘛讲话中仍然经常出现。这说明了一个关键问题,达赖集团在思想认识上,至今还没有厘清中国历朝历代的中央政权与西藏的关系;没有搞懂藏族与中国其他少数民族一样,都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一员的道理。

  当然,达赖集团不是不懂这种关系。首先是故意假装不懂。因为中国共产党领导西藏各族人民,通过民主改革结束了旧西藏残酷的农奴制度,按照民族区域自治原则,建立了西藏自治区,使西藏人民过上了富裕幸福的生活,这是世人公认的历史事实,达赖集团只是故意假装不懂而已;其次,是因为西方反华势力不允许他懂。从冷战到世界多极化,西方反华势力想利用破坏西藏的稳定来分裂和钳制中国的梦想没有变,这就需要达赖集团的直接参与。达赖集团作为旧西藏农奴制度的最大受益者和忠实代表,为了恢复他们在西藏早已失去的统治地位,心甘情愿地充当了西方反华势力的代言人。达赖集团的这种错误的思想认识,自然决定了他们摆不正与中央政府的关系、摆不正与中华民族和全体中国人民的关系。

  从达赖喇嘛在境外的各种场合演说内容来看,他闭口不谈中国历朝历代中央政权对西藏的管理和对达赖喇嘛的册封的事实,无视中央政府长期以来对西藏发展和对他本人特殊的优惠政策,只是高喊西方式的民主、人权、自由和对中国政府的不信任等等,其实都是站在西方价值观立场上,借民主自由之名、借西方某些政客之势,实现他们各自的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而已。试问达赖喇嘛:没有正视历史的态度,没有爱国、维护中国统一和中华民族的理念,怎能摆正关系?又怎能再接谈出成果?

  组织上摆正关系就是要立即解散50年前就被新中国中央政府撤消、且当今世界无任何一个国家政府正式承认的达赖喇嘛领导的“西藏流亡政府”。

  达赖喇嘛当年流亡国外,带走的不仅是旧西藏地方政府搜刮来的无数财宝,还带走了旧西藏地方政府的一些僧俗官员,带走了他们要恢复对西藏封建统治的梦想。在这五十年中,达赖集团在旧西藏政教合一体制下套用西方的民主制度,在印度达兰萨拉组成了所谓“西藏流亡政府”、“西藏人民议会”和“大法院”。但是,这种的“民主政府”,始终在西方反华势力资助和操控下,在达赖喇嘛的直接控制下运行。其“首席部长”、“议长”和“大法官”的任命权都掌握在达赖喇嘛手中,“西藏流亡政府”、“西藏人民议会”的各种会议的决议都须得到达赖喇嘛的首肯。达赖喇嘛特使甲日洛珠日前公开承认:“藏中和谈筹备小组”第十九次会议的讨论结果“必须得到达赖喇嘛的批准”。

  这样一个对恢复旧西藏政教合一统治充满梦想的封建“家长制”的流亡状态的所谓“民主政府”,在法理和正常道理上都是说不通的。因此,事实证明,达赖喇嘛领导的“西藏流亡政府”是旧西藏地方政府的翻版,是50年前周恩来总理代表新中国中央政府宣布“立即解散”的“政府”;是当今世界尚无任何一个国家政府正式承认的“政府”。摆在世人面前的事实是,靠这样一个“流亡政府”与中央政府进行所谓“藏中和谈”,达赖喇嘛和他的集团真是太不自量力了。

  近年来,中央政府把与达赖喇嘛私人代表的商谈,定性为接触商谈(简称“接谈”),正是鉴于达赖喇嘛领导的“西藏流亡政府”是一个非法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不可能与一个非法政府谈判的。这种逻辑关系是全世界人民都清楚的。摆在达赖喇嘛面前的可行之路,就是应该在有生之年,摆正关系,正视现实,尽早解散这个世人都不承认的“西藏流亡政府”,对中国近现代历史有一个负责任的交待。

  行动上摆正关系就是全面停止分裂祖国的言行,无条件地坦承过去背离祖国和分裂国家的错误。

  全体中国人民都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分裂国家法》不仅对台独分子适用,对藏独分子和一切企图分裂祖国的行径都适用。

  达赖今年出访了美国和欧洲,所至之处,无不发表以下言论:“不信任中国政府”、“ 不搞西藏独立”、不与中国人民为敌,不赞同暴力运动,继续走非暴力的“中间道路”等等。桑东日前还代表达赖喇嘛全盘否认1989年达赖在法国斯特拉斯堡发表的《七点新建议》关于“西藏独立”的讲话,否认达赖喇嘛在过去五十年中每年“3.10讲话”多次对搞“西藏独立”心愿的表述,宣称要以达赖去年在布鲁塞尔欧盟议会讲话内容为新的方针。这种“改口”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实。

  长期以来,达赖集团说与做不一致司空见惯,他们操控“西藏独立”行动,不仅有过去被西方反华势力武装起来的四水六岗卫教军在中印边境对西藏的袭扰、有以宗教培训为名召募境内一些藏传佛教喇嘛到达兰萨拉“培训合格”后派回来搞分裂活动、有组织流亡藏人对中国驻各国的使领馆频繁的示威闹事、有对北京奥运圣火境外传递的蓄意阻挠破坏、有煽动境内藏族群众不过“藏历新年”、不种地等一系列公开分裂祖国、破坏藏族群众稳定正常生活和经济发展的言行等等。

  今天看来,达赖集团这种长期的分裂祖国言行和出尔反尔“懒帐”行为,正是其摆不正与中央政府关系的行为。

  达赖喇嘛和他的集团应该尽早摆正关系,放弃其恢复旧西藏统治的幻想、停止一切“西藏独立”分裂祖国的言行,无条件地向全中国人民坦承自己是中国青海省一个普通藏族的后代,坦承自己是中华民族、中国人民中的一分子,坦承并用行动改正他过去五十年分裂祖国的错误,这是他和他的集团的唯一出路。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
中华人民共和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3829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2097
地址:纽约曼哈顿东35街350号 邮编:NY 10016
电子信箱:chinamission_un@mfa.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