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茨瓦内理工大学教授:对新冠疫情的反思
2021/07/29

  7月29日,南非茨瓦内理工大学教授兼英国牛津大学技术、管理和发展中心高级研究员马莫·穆奇在南当地主流媒体《星报》《比陀新闻报》《开普时报》《水星报》发表题为“对新冠疫情的反思”的评论文章。文章肯定了世界各国特别是中国在抗击新冠疫情中取得的突出成就,指出了全球抗疫中存在的诸多问题与挑战,并提出坚持病毒溯源是一个科学问题,反对将其政治化、污名化及意识形态化,反对疫苗民族主义。不同意世卫组织第二阶段病毒溯源将重点放在实验室泄漏方面,应在全球多国多地开展;不同意向病毒源头国家追责,主张对有能力抗疫却因抗疫不力导致病毒扩散的国家追责。全文如下:

  新冠疫情大流行已显著改变了整个世界。迄今为止,全球已报告超过1.93亿新冠确诊病例,死亡人数超过400万。非洲大陆已报告超过640万新冠确诊病例及16.4万新冠死亡病例。疫情大流行还通过造成失业、贫困、社会混乱、生命损失和社会不安定为全世界提出了重大社会经济挑战。各国都在努力克服和战胜这场经济和社会危机。新冠肺炎疫情必将阻碍各国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的进程。

  2019年疫情暴发以来,各国通过疫情监测与跟踪、病毒测序与检测,疫苗研发以及大规模接种等在抗疫中取得了显著成就。世卫组织高度重视非洲疫情,通过协助非洲各国制定疫情准备和应对计划、提高检测和监测能力以及在COVAX倡议下采购新冠疫苗等为非洲国家提供了系统性支持。

  中国作为抗疫的楷模,为世界抗击新冠疫情做出了巨大贡献。中国科学家在第一时间分享了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帮助开发了检测试剂,这为后期开发不同种类新冠疫苗奠定了基础。中国医生开展的流行病学调查、临床诊断、治疗和预防措施等可向非洲、拉丁美洲、亚洲以及世界其他地区分享。中国政府还向世界多国特别是非洲国家捐赠了数以亿计的个人防护设备和疫苗,助力非洲抗击疫情。

  新冠病毒对我们来说是一种全新的病毒。当疫情爆发之时,我们对它几乎一无所知,尤其是它的起源、特征和传播途径等。然而,一些国家执意要走政治化、污名化和意识形态化的道路。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先生曾声称该病毒是在实验室中人为制造的,但却无法证明这一点。《华尔街日报》以独家报道的形式,借助美国所谓“新解密”情报机构,再次炒作“新冠病毒实验室泄漏”假说。其目的昭然若揭,旨在阻挠全球溯源合作,摆脱国内抗疫不力的责任,并借机抹黑和嫁祸中国。

  一些国家抗疫不积极主动,未能全力抗击疫情,导致新冠病毒在国内外广泛传播。在南非,最早发现的确诊病例均来自欧美国家。现在他们中的大多数已经意识到之前的错误,并认识到隔离和保持社交距离对阻断新冠病毒传播的必要性。

  疫苗民族主义和竞争是抗疫中存在的另一个问题。富裕的国家已拥有数十亿剂的疫苗,而发展中经济体仍在努力争取获得疫苗。新冠疫苗可获得性的巨大不平衡依然存在,特别是在富国和穷国之间。迄今为止,非洲大陆仅注射了约2100万剂新冠疫苗,相反,一些国家却仍在囤积数以百万剂的疫苗。不应让任何需要疫苗的国家掉队,也不应忘记任何等待接种疫苗的人。否则,全球抗疫努力将被破坏,疫情将永远不会结束。

  我们应该以科学的方式而不是政治的方式进行病毒溯源。病毒溯源一个科学问题,不应政治化、污名化及意识形态化。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应紧密合作,寻找新冠病毒的真正起源。今年年初,世卫组织发布了一份关于世卫组织与中国联合研究新冠病毒起源的报告,该报告分析了病毒的四种传播方式,并得出了明确的结论,其中包括承认“实验室泄漏极不可能”。这是病毒溯源工作至关重要的第一步。近期,世卫组织计划进行第二阶段的病毒溯源研究。这是十分必要的,但应该在第一阶段溯源基础上延伸,并在全球范围内搜寻可能的早期病例,进一步了解冷链和冷冻食品在病毒传播中的作用。没有必要再浪费更多的时间在那些有明确结论的研究内容上,如实验室泄漏假说。

  各国应紧密合作,对本国公民和世界承担更多的责任。诸多证据表明,由于消极态度和未能及时采取正确行动,一些国家遭受了一波又一波的疫情冲击,导致病毒在其本国和世界其他地区迅速传播。抗击新冠疫情不应存在竞争。疫情爆发是一场自然灾难,任何人都不应因首次发现新的病毒而受到谴责。我们应该做的是提升人类作为命运共同体应对和减少灾难对人类影响的能力。历史上有多次类似的事件,如埃博拉、艾滋病及其他病毒的爆发。如果我们不得不把疫情期间的损失归咎于某些人或某些国家,应该是那些不关心本国人民且没有采取正确行动遏制病毒传播的个人或国家,而不是指责那些病毒起源的国家。

  新冠疫苗是全球公共产品。各国需共同努力,加快疫苗生产和分发,缩小富国和穷国之间疫苗接种的差距,以控制在世界不同地区蔓延的新冠大混乱。让我们公平公正地分享疫苗,让我们求同存异、团结一致,以时不我待的速度,以仁者爱人的责任感,创造一个没有新冠疫情、人民健康、社会安全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