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台湾问题 > 动态新闻
海军专家:台湾是出海口 为统一我不惜一战(01/01/2004)
2004/01/08

(2004-01-01 13:11:51) 来源:环球时报

 

2002年,中国海军编队访问韩国。

      每个陆海兼备的大国都必须有安全的出海口,但中国的出海口是存在问题的。和平时期还好,危机时期如果敌国把“第一岛链”一封锁,中国就将失去出海口,无法通过海上和外界相联系。但是,只要解决了台湾问题,所有这些海上安全的战略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台湾是祖先留给我们的非常理想的出海口。只要台湾在手,中国东入太平洋就豁然开朗。

     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所长姜志军说,只要台湾问题不解决,就会大大牵制我国的海上防御力量,使我们腾不出手来顾及其他很多重要的海上安全问题。姜志军表示,我们将以最大的诚意、尽最大的努力实现祖国的和平统一,为的是不使台湾人民受损失,但是台湾当局切莫因此错误估计形势。如果“台独”分子铁了心要背叛祖宗,分裂祖国,那就对不起了,家有逆子,逐出家门,祖宗留给我们的宝地一定要留下。任凭谁来干预我们也不怕。姜志军坚决地说:“为了捍卫主权,中国不怕打。打烂了,我们还可以再建设,但是,要分裂,没门!”

海军军事专家细数中国有哪些海上忧患

     台湾问题不解决,出海口存在问题

     作为一个大国,中国的海上力量并不强大

     对远海国家安全关注不够,与外向型经济不匹配

     在地图上,中国形如一只雄鸡,头朝东方,面向太平洋。谈到中国的海洋安全,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所长姜志军先生作了一个生动的比喻:“‘雄鸡’的发展和前进是面向大海的,‘雄鸡’的软腹也是向着大海的。”用更明确的话说:中国面临的安全挑战主要来自海洋。    

     那么,具体的挑战有哪些?姜志军说,从国家利益赋予海上国防力量的任务来看,第一个就是完成祖国统一大业,也就是解决台湾问题;同时,保护我国的海洋权益不受侵害和损失,保护中国迅速发展的外向型经济利益。另外,从战争形态发生了革命性变化的角度来看,抵御以远距离精确打击为主的现代高科技战争的威胁也是中国海防力量必须面对的重大挑战。

     “只要台湾在手,中国东入太平洋就豁然开朗”

     中国是当今世界上惟一没有实现统一的大国。中国要强大,必须要完成祖国的统一大业。台湾对于我国的战略重要性怎样形容都不过分。姜志军说,中国目前的海上安全态势是比较严峻的,总体来说是防御纵深不够、防御态势不好、作战主动权不多。

     中国的海域是一个被“第一岛链”环抱着的封闭和半封闭的海域。从防御纵深来看,除了南海之外,中国沿海都东向太平洋的正面,“第一岛链”距离大陆的纵深基本上都在200海里之内。对于现代战争而言,这个距离绝对在有效的攻击范围之内;在“第一岛链”封锁下,我们的海上力量很难前出到岛链之外进行防御。如果我们只能靠近岸防守,进行浅海作战,那么仗就在我们的家门口打,我们是内线作战,将没有多大的作战主动权。台湾本来是中国天然的门户,但如果搞不好就可能成为别人攻击中国的跳板。

     每个陆海兼备的大国都必须有安全的出海口,但中国的出海口是存在问题的。和平时期还好,危机时期如果敌国把“第一岛链”一封锁,中国就将失去出海口,无法通过海上和外界相联系。

     但是,只要解决了台湾问题,所有这些海上安全的战略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台湾是祖先留给我们的非常理想的出海口。只要台湾在手,中国东入太平洋就豁然开朗。台湾本身就是“第一岛链”的重要一环,完成了祖国大陆与台湾的统一后,“第一岛链”的封锁自然被打破,中国军队就可以东出太平洋扩大海防纵深,从而更好地保护大陆沿海和内地的安全。那时,台湾海峡将成为中国国内一条安全的海上运输通道,军力和战略物资的南北调动就变得又方便又安全。

     在中国的海洋权益问题上,台湾也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中国在海洋权益问题上起步晚、受损大,其程度在世界大国中是极少有的。按照联合国海洋法规定应该属于中国管辖的海洋国土面积中,岛屿被侵占、海洋资源被掠夺的海域基本上占了近一半。而一旦完成了祖国的统一大业后,向北,钓鱼岛及其海域就在中国的火力保护范围之内;向南则可以大大缩短我们的力量到达南海诸岛及其所辖海域的距离。

     姜志军说,相反,只要台湾问题不解决,就会大大牵制我国的海上防御力量,使我们腾不出手来顾及其他很多重要的海上安全问题。姜志军表示,我们将以最大的诚意、尽最大的努力实现祖国的和平统一,为的是不使台湾人民受损失,但是台湾当局切莫因此错误估计形势。如果“台独”分子铁了心要背叛祖宗,分裂祖国,那就对不起了,家有逆子,逐出家门,祖宗留给我们的宝地一定要留下。任凭谁来干预我们也不怕。姜志军坚决地说:“为了捍卫主权,中国不怕打。打烂了,我们还可以再建设,但是,要分裂,没门!”

  保护海外利益,保证海上安全通道

     一个国家的安全利益是和发展利益统一在一起的,也就是说国家的发展会遇到哪些安全上的威胁,国防力量就要去关注、减少乃至消除这些威胁。

     海洋是经济全球化的动脉和纽带,国际贸易量的95%是由海上运输来承担的。同时,海洋本身是人类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战略空间。以资源为例,海洋里的矿物资源、生物资源是陆地的1000倍左右。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杨毅说,对中国而言,经过2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的综合国力大大提高,国内生产总值居世界第六位。其中,外向型经济发展尤为迅速,中国已成为世界第四大贸易国。因此,无论是海上通道、对外贸易、海外市场,还是海洋产业,中国都必须有强有力的海上安全力量来保障。

     仅以重要战略物资石油为例,中国很快就将超过日本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石油消费国,而且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的石油进口主要依靠海上运输。目前,经过马六甲海峡运送的石油数量约占我国石油进口总量的70%以上,每天通过马六甲海峡的船只近60%是中国船只。

     杨毅说,必须承认,中国海军的作战能力还仅仅限于近海。中国对远海海域的国家安全关注得不够,这和我们外向型经济的发展是不匹配的。

     姜志军说,海上通道容易受到战争和恐怖活动的威胁。现在的国际贸易量非常大,要全靠海军护航也是不可能的。要保护国际航道上的本国利益,要求国家的海上安全力量有两方面的能力。其一是万一发生危机,能够迅速在危机地区作出反应,包括军事反应,从而显示自己保卫本国利益的力量。其二是对等威慑的力量,就是你可以威胁我的国际航道安全,我也可以威胁你的各种安全,包括国际航道安全。姜志军说,从中国海上国防发展的现实来看,应加强有限的对等威慑力量,遏制对手不敢威胁中国的海上利益。

     海军是增值型的国防力量

     现代高科技战争的形态是非接触、非对称的,在1000公里乃至2000公里之外就能发起精确打击,因此,战场纵深比过去有了数量级的放大。现代国防观念里必须有“拒敌进入一定的海域”、“扩大海上方向的防御纵深”、“保护国家不断延伸的海外利益”等概念,同时作好相应的力量准备。

     作为海上军事力量的核心,海军的特征是可以利用海洋抵近别国,强国甚至可以在不进入别国的防御范围就攻击对方的沿海和纵深。几次远距离精确打击的高科技战争都是从海上发起的。姜志军说,作为一个大国,中国不能容忍它能打你、你打不着它的屈辱。在这方面最好能做到你的兵器能打多远,我的防御范围就能达到多远。这就必须提高中国海军的远洋防御能力。如果短期做不到,中国也必须有震慑对手的手段、办法和能力,发展我们的远距离打击力量,提高我们的远洋作战能力,充分利用谋略思想,以增加对手的战争风险,提高我国的安全系数。

     至于中国会发展哪些海防力量?姜志军表示,这要看实际需要。他强调,我们在决策时必须看到,海军的发展会给国民经济带来巨大的回报。海军是增值型的国防力量,它能提高国家的国际地位、增强国家的影响力以及在国际上的发言权,这可以使其他国家在跟我们交往时增加安全感,有利于我们的海上航线、对外贸易和投资。

     对于发展海上力量会加强“中国威胁论”的看法,姜志军表示,中国的军队是热爱和平的军队。但是目前,国际战略力量严重失衡,军事手段的效果被霸权主义放大,战争形态发生了新的变化,国家安全利益出现了新的需求。中国是在这种情况下才逐步开始重视发展海上力量的,目的是增大国家的安全系数,增加中国用政治、外交手段和平解决国际争端的发言权。从霸权主义的逻辑来看,“打不败的敌人才是真正的朋友”。因此,只有我们自己有力量,才能真正创造出和平的发展环境。姜志军说,实事求是地讲,中国的海上力量并不强大。如果我们发展什么会引起某些国家大讲什么所谓“中国威胁论”,那恰恰证明我们发展对了,我们的和平得到了有力的保证。要是我们发展什么,别人都不在乎,那恰恰证明我们的力量没有增强。(记者 程刚)

· 海军专家:台湾是出海口 为统一我不惜一战
· 陈水扁装扮“悲剧英雄”与台湾的“悲情意识”
· 选前大举提拔军官 陈水扁加速打造“扁家军”
· 台湾当局秘密备战 2003年军事演习超过百次
· 陈水扁再端恶劣“独药”与李登辉“七块论”唱和
· 陈水扁“助”破台间谍案
· 台湾问题专家认为:“台独”严重破坏台海和平
· 白宫警告当成耳旁风 台湾当局糊弄美国(图)
· 2003台军备全面升级打造“扁家军”以武拒统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