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稳中求进
――驻杜塞尔多夫总领事冯海阳在杜塞尔多夫工商会的报告
来源:    2015-05-05
[字体: ]      打印本页

  2015年5月4日,中国驻杜塞尔多夫总领事冯海阳应邀在杜塞尔多夫工商会对外经济委员会2015年全会上做中国经济形势专题报告。报告全文如下:

尊敬的达门主席,
尊敬的企业家朋友们:

  与企业家对话对一名外交官而言是件富有挑战性的事情,因为你不能说了一大堆客套话,却没有多少企业家们希望听到的“干货”。

  到任半年来与领区工商界以及中资企业人士日益广泛、深入的接触,使我决定就大家普遍关注的现实话题谈一些情况和看法。

  一、中国经济正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

  中国国家统计局显示,2014年中国GDP增长7.4%,这是1990年以来最低的增长率。2015年一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长7.0%,增速比上季度回落0.3个百分点。

  何以至此?

  从全球视野看,有大家熟知的世界经济形势的原因。从中国内在影响看,主要是:

  1、增长速度面临换挡。改革开放30多年来年均近10%的持续高增长,把中国经济带到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随着国民经济总量等基数增大,支撑经济发展的人力资源、自然资源以及制度安排和经济政策等要素正在发生变化,从劳动力、资本、技术进步等生产要素结构分析,从一、二、三次产业结构分析,都可看到,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下降是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现象,是一个发生在实体经济层面上的自然过程。

  2、结构调整引发阵痛。中国传统制造业产能普遍过剩,高耗能、高排放行业尤为明显。比如粗钢、水泥、电解铝的产能,都占到全球产能一半左右,有的甚至更高。这些行业产能利用率普遍很低,浪费十分严重,资源环境难以承受。许多在座企业家常去中国,对挥之不去的雾霾有切身感受。经济发展与资源环境的矛盾日趋尖锐,使中国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和调整经济结构刻不容缓。在此情势下,中国宁可主动将增长速度降下来一些,也要坚定不移推进经济结构调整,推进经济转型升级,以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和效益。

  3、政策效应尚待消化。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中国经济遭受巨大冲击。为扭转增速下滑过快造成的不利影响,政府及时采取一揽子刺激政策,推动经济增长迅速企稳回升,中国经济率先走出危机阴影,也对世界经济起到了“压舱石”的作用。这是非常时期的非常政策所产生的红利。中国30年来的宏观调控实践表明,政府干预只能像“病人休克”时使用的“复苏器”,而不能用政府干预来替代市场调节。去年以来,面对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情况,中国政府对经济没有进行大规模的直接干预。但这并不等于“不作为”,中国政府的方针是,既不能盲目刺激经济增长,也不能放任经济减速跌出合理区间。这就象骑自行车,“稳”不意味着不动,不动就会像骑自行车,会摔下来,所以我们要稳中求进,稳中有为。关于这个问题我下边将继续与大家交流。

  总的看,“三期叠加”是当前中国经济的阶段性特征,也使得经济中不稳定的因素凸显。

  二、中国经济虽然面临下行压力,但仍可实现稳中求进。

  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初步核算,今年一季度,中国国内生产总值140667亿元(约欧元),同比增长7.0%,环比增长1.3%。服务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升至51.6%,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和装备制造业增速分别比规模以上工业快5.0和1.3个百分点;新登记注册企业数同比增长38.4%;网上商品和服务零售额同比增长41.3%。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比去年同期回落8.3个百分点,但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23.1%,增速比前两个月提高2.5个百分点。出口增长4.9%,但部分高端制造品出口增速大幅超过整体水平,显示中国外贸“优进优出”、比较优势转换的进程加快。

  可见,虽然“三驾马车”的作用面临一定制约,但牵引经济的本质没有改变,变化的是动力转向。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大国,从中国和发达国家的发展差距来看,还处于有较大增长潜力的机遇期,通过释放中国经济潜在的活力和动力,让中国经济保持中高速发展、向中高端迈进是完全有可能的。

  为此,中国将在经济新常态下驾驭好“三驾马车”,近期而言,投资上,将启动实施一批基础设施和民生项目,增加公共产品等有效投资;消费上,将加快培育新兴消费增长点,汇小溪成大河,让消费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强劲动力;出口上,将促进外贸稳定增长和转型升级,打造出口竞争新优势。

  我知道,不少朋友十分关心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问题以及中国房地产市场是否存在风险问题。

  我来杜塞尔多夫履新前曾在中国云南红河州政府任职,对这两个问题有亲身感受,也参与过有关工作。

  应该说,地方政府在拉动经济增长的过程中,以基础设施拉动使得政府债务负担加重。在金融风险上,中国的确存在着个案性的金融风险,但是我们完全可以避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这是因为中国的经济还处于合理区间,而且我们的储蓄率比较高,最为重要的是,地方政府的债务70%以上是投资性的,是有收益的,而且我们也在不断规范债务平台,堵后门、开正门。关于中国房地产市场形势,总的看,中国房地产行业的发展以及人口结构的转变,尤其是在中国政府打击投机性需求、支撑自住性需求的政策引导下,房价盲目快速上涨的现象日渐式微。同时,中国城镇化进程还在加快,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需求是刚性的。在中国,住房既是经济问题,更是民生问题。中国政府有保障群众基本居住条件的责任。我们正加大保障房建设,推进棚户区改造,通过对房地产市场采取多种措施,既鼓励自住改善型需求,也防止泡沫。虽然这是一项系统工程,难度很大,但我们有信心、有条件从总体上保持房地产市场的平稳健康发展。

  三、中国经济转型蕴含着新机遇,也将使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在更大范围、更高层次上深度融合。

  第一是人口城镇化。据统计,中国现有城市群总数已超过30个,预计未来5到10年内,中国城市群将涵盖全国815个城市中的606个,人口和经济规模分别占到城市总量的82%和92%。城市群今后将成为城镇化的主体形态和主平台,是中国经济发展中最有活力和潜力的核心增长极,人口城镇化进程将创造巨大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加速消费升级。

  第二是经济服务化。消费升级将创造公共性服务、消费性服务和生产性服务的巨大发展空间。据世界银行预测,到2030年,中国服务业占比将大幅上升,社会结构和产业结构都将发生巨大变化。经济服务化的新常态将为企业带来丰富的发展机遇。

  第三是发展低碳化。资源环境瓶颈压力加剧、新兴产业勃发、消费者环保意识增强都将创造绿色低碳经济机遇。按照有关政策规划,从现在起,中国将集中力量打好大气、水和土壤污染防治“三大战役”,绿色经济发展将带动数以几万亿元计的“治大气”、“治水”、“治土”的投资,为企业带来更多商机。

  第四是产业高端化。今后,中国将在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同时,加快传统产业优化升级,通过创新使中国企业从价值链和产业链的低端、中端逐步走向高端,这涉及到技术创新、产品创新、组织创新、商业模式创新、市场创新,这也会给中外企业合作创新带来更大空间。

  第五是社会信息化。社会信息化是面对当前经济下行压力,突破发展瓶颈,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促进节能降耗减排,提升产业竞争力、产品竞争力的关键,是新常态下的一个新引擎。一是产业的信息化,用信息技术来改造传统产业的生产、经营模式;二是信息产业化。在座的德国朋友一定会联想到“工业4.0”。目前,中国国内的智慧城市已经呈现出迅速增长的态势,这将带来巨大的发展机遇。

  第六是经营国际化。2014年,中国自2003年以来首次超过美国成为全球外商投资第一大目的地。同时,得益于中国企业国际化和走出去战略的落实,中国对外达到1400亿美元左右,首次超过利用外资规模,成为资本净输出国。当前,中国国际化战略转型需要实现从产品国际化走向企业国际化,从“中国制造”走向“中国智造”。 智能手机只是“中国智造”的一个缩影。不到10年前,以手机为代表的中国制造业,还长时间被“山寨”的标签所困扰;而联合国机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最新报告显示,2014年,中国华为是全球申请国际专利最多的公司,中兴通讯排行第三。而在过去的2014年,中国全国的专利申请增量也位居世界第一。这也从一个侧面折射出,大力提高知识产权创造、管理、保护、运用能力,不仅是外国企业对华合作的需要,也是中国自身增强自主创新能力、建设创新型国家的迫切需要,

  在这里,我想简要向大家介绍一下中国经济新常态的四张国际化名片。

  一是亚投行的设立。包括中国、德国在内的57个亚洲、欧洲、大洋洲、美洲、非洲国家成为该行的意向创始成员国。亚投行的成立,是对现有国际经济秩序的有益补充,是东西方携手的新范例, 既有助于推动亚洲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促进该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又将为包括欧洲在内的区域外国家提供广阔的商机。中国倡导建立这个银行不是要另起炉灶,应该是对国际金融体系的一个补充。中国要维护现行的国际金融体系,并且愿意做其中的建设者。如果这个体系需要改革,中方也愿意与各国一道,共同推动这个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均衡的方向发展。

  二是“一带一路”构想。中国将与沿线国家对接发展战略,推进贸易、产业、投资、能源资源、金融以及生态环保的合作,深化城市、港口、口岸、产业园区的合作,并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以协助当地增加就业、增强可持续发展能力,实现中国与沿线国家的共同发展。请允许我在此为“渝新欧”国际铁路联运大通道做个广告。这条国际铁路通道从中国重庆出发至北威州杜伊斯堡,行程17天,业已实现一次报关、一次查验、全线放行的便捷通关模式,建立了各国铁路的信息沟通机制和快速处理突发事故机制,实现了全程统一运单及双向常态化运行。比飞机便宜,比航运快捷。有兴趣的企业可向我馆具体详询。

  三是中国将推出有针对性的改革措施,加快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基本可兑换,提高人民币可自由使用程度,为国内个人跨境投资和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中国资本市场提供更多便利,以开放带动改革。

  四是中国政府明确鼓励中国企业,包括私人企业投资海外。中国外汇储备,在海外投资可以做多种选择。按欧元计算的资产下跌,对中国企业来说是个利好机会,有利于中国企业(在欧洲)的投资和并购。

  四、中德经济合作是“梦幻组合”。

  中德合作基础好、内涵深,多年来已成为中欧合作的标杆。无论从产业发展水平、市场规模,还是从需求格局看,中德经济互补性十分突出,合作空间极其广阔。在今后相当长时间内,“德国质量”与中国市场、中国速度仍将是“梦幻组合”。

  不少在座的企业家在中国都有可喜可贺的投资和业务。最近中国商务部出版的投资德国指南也赞扬了德国质量的高标准以及德国的行业品牌。事实表明,在绿地投资项目领域,没有一个国家比德国更受到中国企业的青睐,而北威州更是中国企业来德投资兴业的“高地”。

  不久前我曾专程考察了设在北威州的中国企业“三一欧洲”。2009年,三一投资1亿欧元在贝德堡市建设工程机械研发制造基地,这是迄今为止中国在欧洲最大的一笔实业投资。2012年三一收购了世界混凝土机械第一品牌——德国普茨迈斯特100%股权,德国普茨迈斯特成为三一混凝土机械的国际总部,保持独立的品牌经营。通过此次强强结合,三一获得普茨迈斯特先进的技术,也获得其强大的海外分销及服务网络;普茨迈斯特则获得进入高增长的中国市场的机会,三一可以帮助普茨迈斯特将产品线拓展至搅拌设备领域,并降低其生产成本。茨迈斯特创始人、董事长施莱西特普认为,这是一个具有示范意义的交易。

  其实,这只是中德合作共赢的一道风景线。在全球资金、产业、技术正迎来新一轮深刻调整的背景下,中德企业优势互补、协同创新发展的途径和方法势将层出不穷。需要指出的是,中国和德国的发展阶段和工业水平不在一个起跑线上。“中国制造”需要向“德国制造”学习的方面很多,最需要学习的就是其完善的创新驱动体系,包括建立和完善创新驱动发展的顶层设计、重视发挥公共科研机构作用,同时加强国际科技交流合作,建立与职业相结合的创新人才的教育。而德国企业加强与中国企业的务实互利合作,也有利于德国继续领跑全球制造业,保持德国制造业的全球竞争力。毋庸讳言,双方在一些领域出现竞争是正常的,关键在于如何看待竞争。德国有句谚语:“害怕时出的主意是最坏的主意”。事实上,公平、良性竞争可以相互启发、相互激励,实现更高水平上的合作共赢。当前,全面深化中德关系,有利益契合和共同目标,也需要勇气、胸襟、视野。中德务实合作是全方位的,双方步伐应更大一些,打造更响亮的合作品牌。

  各位朋友!中国有句谚语叫做“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企业家是最懂得用脚尖说话的群体。许多在座企业家与中国有着长期、密切的合作关系。中国驻杜塞尔多夫总领馆将忠实履行职责,努力为有实力、有信誉的企业牵线搭台,做好信息支持以及领事服务等相关工作。让我们携手并肩,共同谱写中国与北威州和杜塞尔多夫市友好合作关系的新篇章。

推荐给朋友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