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大使在安理会中导问题公开会上的发言
来源:    2019-08-22
[字体: ]      打印本页

主席女士,

  我认真听取了中满泉副秘书长所作通报。

  1987年美苏达成的《中导条约》是军控与裁军领域的重要条约。条约明确将加强战略稳定作为目标,有效缓解了美苏在欧洲的中导军备竞赛,有利于增进大国战略互信,缓和国际关系,推进核裁军进程。

  进入新世纪以来,维护《中导条约》有效性,不仅对美俄两国,也对国际和地区的和平与安全具有重要现实意义。美俄本应通过对话协商妥善处理关于履约问题的分歧,切实维护条约有效性。但美国单方面退约导致条约失效,将对全球战略平衡与稳定、欧洲和亚太地区安全及国际军控体系产生深远消极影响,国际社会应对此保持清醒认识。在《中导条约》问题上,中方已多次表明立场,拿中国作为退约借口是不可接受的。中方拒绝美方的无理指责。

  主席女士,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不可逆转,和平力量的上升远远超过战争因素的增长。同时,国际安全面临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更加突出。多边主义是应对共同挑战的有效途径,各国应坚定维护以国际法和《联合国宪章》宗旨原则为核心的国际秩序,秉持共同、综合、合作和可持续的新安全观,充分尊重各国正当合理安全关切,努力塑造和平稳定的国际安全环境,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联合国宪章》赋予安理会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的重要职责,安理会成员应展现责任担当,各国均应避免采取损害别国安全利益的举动。美方在正式退出《中导条约》前即宣称计划加快中导研发和部署,并已于日前试射新型陆基巡航导弹。中方强烈敦促有关国家本着高度负责的态度,保持克制,切实维护现有军控体系,维护全球战略平衡与稳定,维护国际和地区和平与安宁。这是国际社会的共同呼声。

  退出《中导条约》是美国奉行单边主义、推卸国际义务的又一消极举动,其真实目的是自我松绑、谋求单方面绝对军事优势。中国始终奉行防御性的国防政策,拥有的陆基中程导弹全部部署在本国境内,完全出于防御目的,不威胁任何国家。中方坚决反对美国在亚太地区部署陆基中导,要求美方在此方面保持理性和克制。

  主席女士,

  国际军控与裁军条约体系是全球战略平衡与稳定的基石,与国际和平安全息息相关。核裁军是《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三大支柱之一,是核领域全球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各国应遵循“维护全球战略稳定”和“各国安全不受减损”等原则,循序渐进推进核裁军进程。拥有最大核武库的国家应切实履行核裁军特殊、优先责任。我们支持俄罗斯在此方面作出的政治外交努力,支持并鼓励俄罗斯和美国就战略安全和双边核裁军问题保持对话,致力于《美俄关于进一步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措施的条约》延期,并继续以可核查、不可逆、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方式大幅削减核武库,为推进多边核裁军进程创造必要条件。

  我要强调,任何军控谈判都应充分考虑各国整体军事实力,并遵循“各国安全不受减损”这一国际军控基本原则。中方已多次就所谓“中美俄军控谈判”提议表明立场,现阶段中方无意也不会参加所谓“中美俄军控谈判”。

  中国始终不渝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中国自卫防御的核战略完全透明,中国的核政策高度负责,中国的核武库规模极为有限,从不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威胁。几十年来,中国一贯积极参与联合国、裁军谈判会议等多边机制框架下的军控磋商与谈判,反对军备竞赛,维护全球战略平衡和稳定。未来中方将继续坚定维护多边主义,积极参与多边军控进程,为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贡献力量。

  谢谢主席女士。

推荐给朋友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