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孟加拉国大使李极明在孟《每日太阳报》发表署名文章
来源:    2021-04-29
[字体: ]      打印本页

  2021年4月28日,驻孟加拉国大使李极明在孟加拉国主流英文报纸《每日太阳报》发表《中国良治之文化溯源》随笔专栏系列文章之十七——《来自西方的反思》。文章概要编译如下:

  2021年4月20日,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开幕式上的视频主旨演讲中强调:百年变局和世纪疫情交织叠加,世界进入动荡变革期,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显著上升。孟加拉国总理哈希娜在同一场合也表示,新冠肺炎疫情使人类来到历史的十字路口,面对的很可能是当代最严峻的挑战。

  美英等西方主要发达经济体普遍抗疫不力的事实,致使西方国家不少有识之士从执政团队的失能,到新自由主义的溃败,到整个西方国家治理体系的系统性问题等角度进行探究和反思。一方面,这体现了西方传统的批判精神尚存,但另一方面,相关反思并未在西方舆论界形成主流,且大部分学者仍未跳出“民主与威权”的思想桎梏去真正探究中国抗击疫情取得决定性胜利的深层逻辑。

  一些反思者认为,以特朗普政府为代表的此类西方执政团队失能是问题之所在。美国学者弗朗西斯·福山在接受法国杂志采访时表示,绝不能相信像特朗普这样的总统,在经历这场危机的时候,他未能建立起克服危机所必须的团结和集体信任。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沃特教授在《外交政策》杂志发表的文章中称,新型冠状病毒足以终结美国在专业知识方面的声誉,特朗普团队对这场危机的处理从一开始就是一场令人尴尬的惨败,其执政方式挥霍了公众的信心。《大西洋周刊》特约撰稿人乔治·帕克在其题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失败国家》的文章中写道,美国人每天早上醒来,都发现他们自己成了一个失败国家的公民;相较于一位可悲的领袖,这场崩溃来得规模更大、程度更深。

  也有很多反思者认为,新自由主义才是这次溃败的祸根。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诺奖得主斯蒂格利茨认为,美国新自由主义市场派主导的经济架构,大规模颠覆了市场、国家与社会之间的平衡,导致经济成长减缓和社会不公。金融海啸后更加明显地出现“百分之一所有、百分之一所治、百分之一所享”这种极端现象,导致美国右翼势力崛起,并加剧社会分裂,使美国在疫情面前,变得非常脆弱。在过去的40年里,美国大量清理公共机构,一切都交给市场,导致公有部门大大弱化,但在真正的“公共问题”突然出现时毫无准备。英国全民国家医疗系统这次应付不了疫情,原因也是同样的:资金削减导致大夫、护士远远不够。这些都是因为新自由主义之下的市场化走到了极端。

  甚至也有反思者更为深刻地指出,是西方民主制度本身出了系统性问题。在《警钟:为什么疫情暴露了西方的弱点,以及如何解决(The Wake-Up Call: Why the Pandemic Has Exposed the Weakness of the West, and How to Fix it)》一书中,作者认为西方国家应该警觉起来,解决自己治理失灵的问题,来一场政府能力建设的革命;西方正面临二战结束以来最为严重的一场危机,如果美国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冠状病毒大流行将会是美国的“苏伊士时刻”。美国《世界邮报》主编加德尔斯也曾撰文称,能力和绩效合法性与民主没有必然的关联,许多非民主国家往往能更好地为大众服务。此类声音虽然标志着西方总算有人开始跳出西方主流社会长期坚持的所谓“民主”与“专制”的优劣叙事,来讨论国家治理能力的问题。由于各种政治理论对民主概念本身的解释高度分化,民主、专制的两分法过于简单化、甚至肤浅,并不利于真正把握政治体制和社会管理的复杂性。事实上,评判世界政治的分际,不是民主和专制之辨,而是良政与劣政之别。

  美国国父之一富兰克林非常认真地研究过儒家的著作,并认为人类“需要通过孔子的道德哲学达到智慧的完美顶点”。西方精英终将发现,中国共产党人正领导着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最大规模的深刻的改革和探索,这个过程中积累的很多成功经验对西方走出这一轮深刻的危机将至关重要。

推荐给朋友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