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立陶宛大使申知非就涉疆议题接受立《共和国报》采访
来源:    2021-04-25
[字体: ]      打印本页

  2021年4月22日,驻立陶宛大使申知非就立陶宛议会举行人权状况听证会等议题接受采访,有关内容于4月24日由立《共和国报》刊出。主要内容如下:

  记者:4月22日下午立陶宛议会举行了中国人权状况听证会,请问您对此有何评价?

  申知非大使:4月22日下午,立陶宛议会举行所谓中国人权问题听证会,邀请7个反华政客和专家学者对中国的人权问题评头论足,传播大量涉及新疆问题的谣言。这是一场政治闹剧,7个发言人也只是7个政治小丑。

  什么是人权?我认为最重要的人权是让人民过上越来越好的幸福生活,中国政府实现了这个目标。保护中国人民的人权是中国政府的责任,也是中国共产党的使命。中国的人权状况好不好,中国人民是最有资格来回答的。事实胜过雄辩,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这就是印证中国人权最好的证据。每个国家由于不同的发展水平和历史文化背景,人权标准是不一样的,更没有一个放之四海皆准的人权标准。保护中国人民的人权,是中国政府的第一要务,而不是其他国家的责任。中国拒绝任何其他国家做中国的人权教师爷,我们也不认为任何其他国家、团体和个人有资格做别人的人权教师爷。我想通过媒体正告那7个在听证会上对中国人权状况指手画脚的政治小丑,他们有什么资格评论中国的人权?他们在对其他国家人权进行指责和批评的时候,自己国家的人权保护情况如何?目前欧美国家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依旧严峻,最重要的人权是要保护好人民的健康不受新冠疫情影响,保障人民正常生活,恢复正常经济秩序。如果每天还有成千上万的人感染病毒,成百上千的人被病毒夺去生命,经济生活不能正常开展,还谈什么人权。人权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而是现实的生活,人民的生活保持稳定并不断改善,这才是最大的人权保障。

  今天下午的政治闹剧重点涉及所谓中国政府对新疆维吾尔族的种族灭绝问题、强迫劳动问题和维族人员失踪问题。这些针对中国政府的指责都是基于谎言和虚假信息,与新疆实际情况和维吾尔族人民实际生活状况是截然不同、大相径庭的。首先,新疆有约2500万人口,其中一半是维吾尔族人,大约有1200多万。2010年到2018年,新疆维吾尔族人口增长约250万人,几乎是立陶宛的总人口,试问这种情况下还存在种族灭绝问题吗?我们记忆犹新的灭绝发生在二战时期,不仅在德国和波兰,立陶宛也发生过惨绝人寰的种族灭绝事件,我想大家对这段历史还没有忘记。

  第二,关于所谓强迫劳动问题,这纯属是一个弥天大谎。劳动是人民的基本权利,是基本人权之一,必须予以保障。强迫劳动在中国是违法行为,西方指责中国政府强迫维族人种植和收获棉花,但事实上新疆的棉花产业是一个机械化高度发达的产业,棉花种植已经实现了100%机械化,棉花采集也实现了70%以上的机械化,人力并不是新疆棉花的主要生产力,所以说新疆根本就不存在棉农劳动力短缺或者是人力资源缺乏的情况。新疆是一个劳动力富裕的地区,由于新疆本地经济相对欠发达,提供不了足够的就业岗位,很多新疆人包括维吾尔族人在经过劳动培训后到中国其他省份就业,这是很正常的行为。立陶宛也有大量人员在欧盟其他国家工作,他们绝不是立陶宛政府强迫去其他国家工作的吧?新疆也一样,新疆维吾尔族人到中国其他省份工作,完全是出于寻求更好的就业机会和更高的收入的愿望和要求,绝不是有组织的强迫劳动。

  第三,所谓的维吾尔族人员失踪问题。那个叫做热依汗·艾赛提的维吾尔族人大谈她弟弟艾克拜尔·艾赛提失踪。首先,热依汗·艾赛提长期生活在美国,早已背叛了她的故乡和祖国,不可能以实事求是的态度评价她的家乡。她的弟弟也不是所谓的失踪人员,而是触犯了中国法律,经正常司法审判,对其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的完全伏法的服刑人员。所谓大量维吾尔族人失踪或被非法拘押是完全与事实不相符的,新疆服刑人员都是触犯了中国的法律,是有案可查的,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不存在非法拘禁和强迫失踪的情况。生活在新疆的维吾尔人,只要遵纪守法,就能和其他民族一样享受完全平等的中国公民待遇,甚至是享受更为优惠的政策。

  新疆在2010年前后一段时间发生了一系列非常严重的恐怖袭击事件,成千上万新疆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受到了严重威胁,当时没有一个西方国家站出来表示支持中国的反恐行动和呼吁保护新疆人民的人权。今天中国反恐活动和去极端化活动取得了重大进展,新疆恢复了往日的繁荣和安宁,这时候反而有人跳出来指责中国侵犯了维吾尔族人民的人权,这种逻辑合理吗?中国政府保护的是绝大多数新疆人民的人权,也绝不会姑息极个别恐怖分子和宗教极端分子侵害他人人权的犯罪行为。还有一点,这些所谓的政客学者谈到了中国对维吾尔族妇女进行强制绝育的问题。计划生育是中国的一项基本国策,但对少数民族的生育政策是宽松的,更不会有强制绝育情况,这是中国人民普遍了解的基本事实,否则怎么会出现新疆维吾尔族人口25%的增长事实呢?在全中国人口出生率连年下降的今天,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人口比例连年上升,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这些小丑的谎言是站不住脚的。

  我不禁要问一句,既然是听证,立陶宛议会为什么只请西方的人而不请中国人来参与听证会并说明他们的立场和观点?为什么立陶宛议会不敢请新疆的维吾尔人来谈他们的生活,而要请一个远在美国的维族人?在会上发言的所谓政客学者根本不了解新疆的情况,我相信他们近期也没去过新疆,对于新疆的描述完全没有事实依据。这些政客和反华学者出于政治动机,不遗余力抹黑中国,对新疆的真实情况视而不见,充而不闻,这完全不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他们的谎言也不会被人们所接受。这种听证会带有很明显的政治取向,是非常不公平的听证会,不可能传递出公正客观准确的信息,我相信立陶宛人民的智商是不会被愚弄的。

  记者:4月22日立陶宛议会听证会会对中立关系造成负面影响吗?

  申大使:如果立陶宛议会基于今天这场闹剧,或在虚假信息基础之上通过指责中国的相关决议,我相信会对中立双边关系造成非常负面的影响。可以明确的说,中国政府绝不会接受类似种族灭绝、强迫劳动等不负责任的指责,中国人民也绝对不会答应的。

  记者:立陶宛和中国经济合作发展前景如何?

  申大使:目前中立双边关系的确遭遇一些挫折和困难,但我相信中立关系和合作发展的前景仍然是广阔的。两国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中国对立陶宛不构成任何形式的安全威胁,我想立陶宛企业界人士和社会各界对此深有感触,中立之间的经济合作只会助力立陶宛的经济发展和人民福祉的改善。中立两国已经建立起多方面密切的经济联系,这并不是以任何人的政治目的为转移的,是由市场决定的。中国是世界经济重要贡献者,是世界经济重要组成部分,立陶宛的经济也高度依赖国际市场,中立两国经济存在大量合作面。我相信中国的高科技和工业制品会逐渐进入每一个立陶宛家庭,改善大家的生活。同时我们也希望立陶宛的优质产品,包括农产品等能够走进中国,这是市场因素决定的,市场规律是不可违背的。立陶宛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出于政治考虑,拒绝很多中国高科技产品进入立陶宛市场,包括华为5G及其他高科技装备,我认为是非常不明智的,蒙受损失的是立陶宛自己.难道立陶宛永远不想使用世界最先进的产品吗?中国在人工智能、电动汽车、新能源等众多代表人类未来经济发展走向的领域都处于领先地位,立陶宛应该不会愿意与世界最领先的技术所隔绝吧。坦率的说,立陶宛市场不影响中国经济总体发展,但立陶宛人民和企业却失去了使用最先进、最适宜的新技术和新产品的机会。

  关于中国在立投资的问题,目前中国在立陶宛投资份额较小,但责任不在中国。立陶宛在交通通讯、基础设施等相关领域关闭了中国投资大门,比如中国企业有能力、有意愿投资克拉佩达港口以及公路和铁路等项目,帮助立方尽快完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但立陶宛以所谓国家安全为由将中国企业和投资拒之门外。我真诚希望政治因素,意识形态因素不要成为两国经济贸易合作的障碍,以冷战思维的旧模式来应对今天经济全球化的发展趋势,是非常愚蠢的行为。

  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我们走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的体制绝不是前苏联模式。我理解前苏联给立陶宛人留下了痛苦的历史记忆和心理创伤,但简单将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类比以前的苏联体制,是不符合实际的。如果中国实行的是和前苏联一样的僵化的体制,不可能在过去几十年里创造出世界瞩目的经济发展奇迹。立陶宛作为一个小国,作为一个人口不多的民族,最珍惜的就是赢得其他国家的平等和尊重,但获得别人尊重的前提是尊重别人。

  记者:中国货物能否自由出入克莱佩达港,是否有限制?

  申大使:中国是克莱佩达港口最大用户之一,立陶宛又是中欧铁路运输非常重要的中转站,来自中国的货物占了立陶宛交通物流业的很大份额。立陶宛的发展战略之一是打造成欧亚大陆进入欧洲腹地的门户,成为中东欧地区物流中心,如果没有中国的合作,立陶宛的这一发展愿景将很难实现。中国有巨大的经济体量和实力,但中国绝对不搞经济霸权,也绝对不会以经济的手段来要挟他国,我们希望中立建立一个正常平等的贸易关系。同时,中国也绝对不允许任何国家一方面损害中国的核心利益,另一方面又想从中国市场攫取好处,世界上没有这种天上掉的馅饼,这种强盗逻辑是不存在的。

  记者:您认为中立经济关系和政治关系最大的障碍是什么?4月22日议会听证会代表了立陶宛人民的看法还是其中一小部分人的看法?

  申大使:我相信绝大多数的立陶宛人民和政治家都希望与中国发展友好合作关系,因为这符合立陶宛最大利益。立陶宛政界确实出现一些反华势力,但他们不能代表整个国家和人民,只能代表他们政治上的一己私利。

  一些立陶宛的民众受到这些反华分子政治观点的误导,也受到西方一些反华媒体的蛊惑,可能存在一些对中国的误解。我希望像你们这些有正义感和良知的媒体,能够向社会传递更多有关中国积极、正面和客观的信息,不能让谎言误导舆论。我相信绝大多数立陶宛人民都希望中国成为立陶宛的朋友而不是敌人,当然中国政府和人民也绝对不会以立陶宛为敌。

推荐给朋友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