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孟边境掠影
——印度孟加拉国边境口岸城镇本冈见闻
来源:    2018-11-02
[字体: ]      打印本页

  经联系,驻加尔各答总领馆组织馆员赴印孟边境进行考察,我作为考察组其中一员和同事们一同走访了这一地区。

一、前记

  2018年4月29日清晨,带着些许惺忪的睡眼,我们踏上了新一轮的考察之旅。

  这一次我们要去的地方叫本冈。

  我刚开始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内心是完全陌生的,仅仅只从组织考察的同志口中得知这是一个位于印度和孟加拉国边境,离加尔各答不大远的地方。

  出于对这个地方的好奇心,临行前的晚上我默默在网上搜索了这个城镇。网上对于它的介绍只是寥寥数语,仅仅告诉我这是印度与孟加拉最大的陆地通商口岸,所在大区总共有100多万人口,城区常住人口约12万,被经常提及的是该地区水质是全印度最差之一,砷含量严重超出正常标准。

  带着对这个小镇的一知半解,一段充满奇幻的边境之旅开始了。

郁郁葱葱的杰索尔大道

二、半路见闻

  从加尔各答到本冈县的路程约90公里,但是开车的在途时间却要近3个小时,理由很简单,路况太差。每隔几分钟,我们的车就要经过一个小镇,和我国的新农村相比,印度的村镇还停留在旧时代,道路中央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为什么不走人行道呢?没有人行道。那为什么不走路边呢?路边都是杂货摊子。那为什么不靠边走呢?人太多了,都挤到中间了,甚至有时候还有牛、羊凑热闹。我们乘坐的车每进入一个小镇就要开始蠕动,加上时不时出现的铁道口和高得夸张的减速带,低速行驶尽管耽误时间,但却为我们欣赏沿途的风景提供了条件。

三、绿野仙踪

  穿过几个繁忙的小镇后,我们进入了一个绿色世界。并不宽敞的道路两旁伫立着可能需要五个人才能环抱的大树,给人以一种“大树拱门”的即视感。此时太阳已经升起,阳光透过茂密的枝叶撒向路面,呈现出一幅安静祥和的景象。穿行在郁郁葱葱的林荫道上,聆听交织在一起的蝉鸣和鸟叫声,身心仿佛回归了大自然。后来我通过查阅资料才知道这条路是加尔各答到边境口岸的运输主干道——杰索尔大道,英文名叫Jessore Road,西起加尔各答北部的小镇西亚巴扎尔(Shyambazar),向东进入孟加拉国境内,期间穿过了加尔各答北部小镇达姆达姆(Dum Dum)、巴拉萨特火车站(Barasat Junction Railway station)以及内塔吉·鲍斯国际机场(Netaji Subhash Chandra Bose International Airport)等地。它的名字由来非常简单,因为这条道的终点是孟加拉国西南部商业城市杰索尔(Jessore)。美国现代诗人阿伦·金斯贝里曾在1971年写过一首诗叫《九月的杰索尔大道》(September on Jessore Road)来记叙他曾经到访此地的所见所闻。每天都会有成百上千的大卡车穿梭于这条大道,想必司机在这样的风景里驾驶心情肯定不会差。

作家班德亚帕德耶故居

四、初识小镇

  可能是陶醉于路边美景的缘故,感觉没过多久(实际上大概2个半小时),我们就到了本冈县。

  一到本冈县,我们就感受到了当地人的热情,县长穆克吉女士和警察局的罗伊警官早已在县政府的接待处等候多时。穆克吉女士向我们详细介绍了本冈县的发展情况。本冈县英语名有两种叫法,Bongaon或Bangaon,在当地语言孟加拉语中有“森林乡村”的寓意,本冈的自然环境倒还真的和这个语意一致,到处都是植被,坐在车上每次看到稻田都要穿过很长一片丛林,很多农家小院都淹没在绿色的海洋里,若隐若现。穆克吉县长还提到本冈县大区目前人口约为106万,隶属于印度东部西孟加拉邦(也就是加尔各答所在邦)“北24板块”专区(North 24 Parganas)的最东端,全县包括本冈市(与本冈县同名)、巴格达(Bagada)、戈帕那伽(Gopalnaga)、盖伽塔(Gaighata)等四个警务辖区,边境口岸皮特拉波还单独有一个小的警务辖区,隶属于本冈市辖区,此外本冈县还有一个专管妇女事务的辖区警局。此外,我们还见到了本冈市市长兼体育协会秘书长阿迪亚(Sankar Adhya)、当地进出口协会秘书长比斯瓦斯(Paritosh Biswas),从他们口中,我们得知本冈市是拥有印度最大贸易量和贸易额的陆上边境城市,每天都会有成批的货物或通过人力或通过车辆往返于印孟两国之间。值得一提的是本冈正好处于孟中印缅(BCIM)经济走廊上的重要节点,当四国互联互通得到进一步发展的时候,这个地方的重要性将会进一步凸显,恐怕成群的卡车将远远满足不了贸易的需要了。听当地居民说,政府将会考虑在近几年把铁路修到这里,并希望铁路竣工后,经贸发展的同时,良好的自然生态能够继续保持。

考察当地体育场

五、小镇故事

  尔后,在当地官员的陪同下,我们驱车对本冈县开始了实地考察,首先我们来到了当地著名作家班德亚帕德耶故居。和印度传奇诗人泰戈尔一样,这位作家大部分的作品都是用孟加拉语写出来的,有一些经典语句被打印出来张贴在墙上。对当地人来说可能都是耳熟能详的句子,对我来说却都是“天书”。不过在当地人的解说下,我看懂了其中的几首诗,有歌颂神明的,也有赞美自然的,不得不说印度有着极富自身特色的文学,悠久的文明起源加上中世纪穆斯林文化的点缀,再经近代西方文化的交融,令颇具古典色彩的当地诗歌焕发出新的生机。最典型的例子当属泰戈尔,这位亚洲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印度诗人绝大多数作品虽是由孟加拉语写成,但其中所散发出来的感情却蕴含着一丝西方近代自由主义的情怀,这样的情感在当时还是殖民地仍在为争取民族独立而奋斗的印度显得十分强烈,也正由于此,他的诗歌引发了强烈共鸣并被广为传颂。值得一提的是我们还见到了班德亚帕德耶的孙子,聆听他述说着爷爷昔日的故事。

  结束故居的参观,我们来到了流经当地的一条名叫伊恰麻蒂河的岸边,在热情的当地村民招呼下,我们分两拨踏上了竹筏。刚踏上木筏的时候,我非常紧张,生怕小船说翻就翻。身边陪同的印度警察看到我笑了,他告诉我,压低重心,站成圆规就没问题了。我慢慢地将站姿调成圆规的样子,仿佛自己在模仿C罗进球之后的庆祝动作,之前那种晃晃悠悠的感觉突然奇迹般消失了。在船夫的指引下,一个个站着或蹲着的“圆规”穿行在荷花丛中。

  河道比较窄,没几分钟,竹筏就到了对岸。陪同的官员告诉我们,河的对岸是一个森林公园,这片森林的名字叫阿瑞纳克(Arynnak)。出于安全考虑,森林已经用高高的护栏围了起来,透过围栏我们能清晰地看见栖息在保护区的犀牛、羊、麋鹿等动物。

  很快我们便乘木筏回到了对岸,步行来到一幢已是十分破落的长楼。尽管早已面目全非,但这座楼却是这片土地曾经繁荣的见证,这是英国殖民时期在当地兴建的颜料厂,迄今将近300年。当年很大一部分颜料就是在这里加工,然后运回欧洲大陆进行贸易。透过斑驳的桥面,依稀还能感受到曾经日不落帝国在这里留下的些许痕迹。接下来,我们还参观了同一时期英国人修建的体育场,虽经数次翻修,但场地的风格、布局没有太大变化,与英国著名的温布利球场造型十分相似。

观看降旗仪式

六、触摸边境

  下午3点,我们驱车从本冈市赶往印孟边界小镇皮特拉波。皮特拉波是印孟边界乃至南亚的最繁忙的陆地通商口岸,为便于管理,印孟双方均在口岸两侧设立了哨所。如无节假日或其他特殊情况,每天两方哨所将派出仪仗队在口岸边界处举行升降旗仪式,升旗时间是早上6点,降旗是下午5点。降旗仪式开始前,我们在印方哨所接待处见到了当地边境部队助理指挥官特塔瓦尔,他向我们详细介绍了口岸的具体情况。据了解,每天大约有9000人穿过口岸,其中多数为孟加拉人,越过边境到印度一侧去做生意,贩卖一些农副产品,当天晚些时候返回。此外,还有大概700辆卡车运送着各种贸易物资在此口岸往返。

  临近5点的时候,我们在特塔瓦尔指挥官的引导下,来到口岸边界区,观看了两国的降旗仪式。此外还有很多附近的两国边民也跑来一同观看。值得一提的是,仪式在两国边境大门前的中间地带举行,当时的我很好奇这一片到底属于哪方的领土,特塔瓦尔指挥官告诉我这片区域的地面上有根并不明显的分界线,这根线就是两国真正的分界线,该区域两侧还分别设有看台和固定座位以方便大家观看。在仪仗队高分贝的口号声和抬腿高得有点夸张的正步的映衬下,印孟两国国旗缓缓落下,一天的贸易往来临近尾声。随着双方指挥官握手,仪式结束,我们也向两边的仪仗队表示感谢。值得一提的是,听指挥官说,印孟边界口岸的升降旗气氛是十分友好的,仪式中双方经常相互致意,面带微笑,但在印巴边界上,升降旗仪式带有浓浓的竞争气氛,两边仪仗队都是面色严峻,整个过程充满着一丝丝的火药味。

和仪仗队指挥官握手致意

七、口岸随想

  皮特拉波口岸的经历让我也不禁想起了自己在学生时代所学的我国边界三大通商口岸中缅瑞丽口岸、中越东兴口岸以及中蒙二连浩特口岸。都是通商口岸,都承载着繁重陆上贸易活动,都是川流不息的两国商队和车辆,都有成熟的口岸开闭仪式,中印两国口岸之间有着太多的相似之处。但是,差异也是十分显著的:第一,设施及通达度差距明显,导致贸易效率存在差距。以皮特拉波为例,印孟边界贸易设施较为简陋,运输方式多为徒步或卡车,且离皮特拉波最近的大城市就是加尔各答,大港口是霍尔迪亚港,运输途径仅为公路且道路状况不佳。而与之对应的是中缅边境的瑞丽口岸,除了上述之外,还有河运、铁路甚至航空,瑞丽口岸的新开发区姐告前沿仅离缅甸史迪威公路8米,离缅甸商业重镇木姐的中心区仅500米,该地有通往到达仰光和曼德勒缅甸两大中心城市的航班和火车。我国还在口岸修建了姐告大桥,与缅甸公路形成了交通网络,通商便利程度远高于印度。东兴和二连浩特口岸也是如此,可见设施差异对贸易影响之大。第二,出入境手续的复杂程度也存在差异,观看完降旗仪式准备离开的我仍然看到有很多的孟加拉商人排着长队在办理手续,听其中一个排队的孟加拉人说,他经常到印度一侧去做生意,但回去办理离境手续经常要排队到深夜。而我国口岸则早已简化了相关手续,验放一位边民平均时间不超过15秒,卡车不超过34秒,如此鲜明的对比让我深刻感受到了祖国办事效率之高。第三,口岸的贸易规模不同,印度皮特拉波口岸与我国东兴口岸规模差不多,都是日均9000人,中缅边境为近2万人,二连浩特略少为5000人。车辆方面,相较于皮特拉波的700辆, 瑞丽为1500辆。交易产品方面,皮特拉波口岸多为简单农产品和手工艺品,我国口岸虽也多为类似产品,但品种更多,此外还有部分精加工产品。拿东兴口岸来说,越南商人出售给我国国内商品有2000多种,多为农副产品,而我国流入越南则是200余种,大多数为加工品。第四,就发展潜力而言,皮特拉波镇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本冈作为孟中印缅路线上一个枢纽,在发展经贸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而作为本冈区内的边境口岸,皮特拉波的作用将进一步凸显。随着孟中印缅经济走廊政策的逐步落实,相信这个地方的经济将会随之而稳步上升,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会有不少我国面孔在此地经商。

瞭望两国边境

八、难说再见

  随着太阳渐渐落山,我们的考察也进入尾声,踏上了返程。回去的路上,我望着一望无际的稻田和一片片充满着农家气息的池塘,想起了自己老家那种江南水乡的模样。尽管这里比较落后,但却因此显得古朴而清新。简易的建筑、友好的村民、穿行的小车、懒洋洋的小动物们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再次穿过那条刚熟悉的林荫道已是黑夜,回到加尔各答的我仍是意犹未尽,纵然只是一天如同放幻灯片般的掠影,相信有朝一日能够再来。

推荐给朋友 确定